社會的秩序,是建立在信任法則的基礎上。什麼是信任基礎?

就是我相信其他的人也會和我一樣守法!

但隨著犯罪手法的日新月異,過程日益兇狠殘暴!我更加堅信治亂世必用重典!

即使只是酒駕,一旦因此而撞死人,都不該輕饒!

因為在他們毫無節制的飲酒作樂後,造成了其他家庭的支離破碎,

是他們一點都沒有尊重別人的權利在先!

所謂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!不是嗎?


在王清峰下台前,我參加過一個網路的投票反對廢死(如下圖)

6195.jpg


我個人認為王清峰的個人主張,她有權私下表達,

但身為一個政務官,在法令尚未改變以前,就是該依法執行。

因此,她做了一個非常負面的示範!

而且她表示:『...先進國家多廢死,台灣要與國際趨勢接軌...』

我想請問:『台灣在國際上有被承認是個國家嗎?』

她更發表如同聖人一般說詞:『...願意為那些死刑犯下地獄...』

如果她是白曉燕的母親她還會這樣說嗎?

但我更感到難過的,是我們的馬總統竟然補了一句:『...菁英份子多贊成廢死...』!

請問:『菁英份子是以何種條件或基礎認定的?是收入?學歷?還是職業?

講這種話,好像不支持廢死就不是菁英份子,相當的狗眼看人低!

其實要廢死就拿數據出來看啊

先進國家廢死,是因為他們研究後發現,死刑的存在並不會有效降低重大犯罪的發生

但是他們卻沒有告訴大眾:『讓這些重大罪犯假釋後復犯的比例是多少?』

所以,我們還是要活在這種恐懼和陰影之中~


那些所謂的人權份子啊~請你/妳們閉上眼睛想像一下:

你/妳們十三歲的漂亮寶貝女兒被綁架了~~~

歹徒為了向你/妳們要錢,切斷她一節手指寄給你/妳們了

歹徒輪姦了你/妳們的女兒了

歹徒拿到了錢 但還是勒死你/妳們的女兒了

先想像一下自己的感受吧~

再想像一下你/妳們女兒當時的無助、恐懼、憤怒~~~~~

你/妳們願意給歹徒一個自新的機會

但歹徒一逞獸慾時給了你/妳們女兒什麼樣的機會?

歹徒又是否給了你/妳們日後共享天倫之樂的機會?

今天就算你/妳們的女兒最後被救回家了

她的一生是否也就完了?

自己好好去想想再決定是否支持廢死吧!


台灣目前經判決死刑定讞未槍決44人名單: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陳金火:台中縣女保險員分屍案主嫌,機車行老闆,劫財劫色並以凌遲手法分屍後烹炸其肉片食用

 

廣德強:台中縣女保險員分屍案共犯,機車行學徒,參與強姦女保險員後夥同老闆以凌遲手法分屍(同上)

 

王國華:網路惡狼,連續強盜、性侵害9位男女網友,並殺害其中1女,曾多次以三字經辱罵法官

 

戴德穎:不滿女友與其分手,亂刀砍死女友父親並重傷母親,法官審理時仍揚言要繼續追殺女友

 

張慰龍:擄走好友的7歲女兒勒贖30萬,取得贖款後即將女童勒死後還假意頻向女童母親表達關心

 

劉榮三:強姦1名檳榔西施後,活生生的用火燒其下體和臉部,再用鐵槌把其打到腦漿外溢再焚屍

 

呂文昇:台中老夫婦命案共犯,因缺錢至舊識老夫婦家中強盜,以凶殘手法砍殺二人各數十刀致死

 

王柏英:汐止殺警奪槍案,因計畫搶銀行與其兄王柏忠(無期徒刑),共同砍殺巡邏員警致1死1重傷

 

林金德:因女友另結新歡,至其家中潑汽油縱火,造成3人當場被大火燒死

 

王鴻偉:追女遭拒而由愛生恨,在其上學途中以車撞倒後,拿刀砍殺176刀致死,脖子幾遭砍斷

 

陳文魁:率小弟持槍衝入里長服務處,開槍掃射造成2死3重傷,逃亡時又綁架1名台南縣聞人勒贖

 

張文蔚:綁架並殺害當時年僅16歲台中縣沙鹿國中學生,具前科的張文蔚,假釋出獄後犯下此案

 

柯世銘:南化雙屍案,因桃花木價格問題殺死友人

 

唐霖億:殺害小學同學母親,殺人後用手機再度勒贖對方家人,並恐嚇要殺對方全家

 

施智元:受僱之黑道職業殺手,將欲殺害對象槍殺後,還朝向其旁邊之友人繼續開槍,造成2死1傷

 

管鍾演:身背7條人命,同夥2人均已伏法,但因其涉案太多調查多年後,因不執行死刑得已苟活

 

王志煌:進行毒品交易後,槍殺與其交易之2人,並將毒品及販毒款300萬元皆奪走後逃逸

 

黃賢正:曾犯殺妻案,假釋出獄後,又連續殺害債主及女友,法官審理時,嫌犯還揚言要繼續殺人

 

王秀昉:因吵架以棍棒毆打鄰居女性,且不顧三歲稚女在旁央求,反而將母女二人都毆打致死

 

莊天祝:甫出獄即於高雄以老婦為目標,連續強盜劫財,遇反抗即持榔頭猛擊被害人,共殺害4人

 

曾思儒:金山高中教師,潛入女同事住處行竊失風,將其反綁虐殺30分鐘致死,女老師死狀極慘

 

鄭性澤:於豐原市十三姨KTV鬧事,持槍朝前往處理之警員頭、胸部,近距離射擊3槍致死

 

洪明聰:鶯歌縱火案,嫌犯因經常毆妻,遭妻舅毆打,竟持汽油至妻之娘家縱火,造成4死5傷

 

楊書帆:因分手先砍傷女友,又在傷害案偵查期間持刀至長庚醫院地下街,當眾割斷女友喉嚨致死

 

鄭文通:酒後持刀刺死自己的妻子和兒子,並一再抵抗警方及消防人員之搶救

 

吳慶陸:台中老夫婦命案主嫌,因缺錢至舊識老夫婦家中強盜,以凶殘手法砍殺二人各數十刀致死

 

鄭武松:闖入屏東某紡織工廠內,持利刃砍死自己的前妻,並波及現場工頭一併無辜賠上性命

 

王俊欽:假釋後缺錢花用,連續搶劫計程車,強盜性侵害女運將多人,並殺害棄屍1人

 

劉華崑:台南新化母子命案,闖入被害人住處劫財,勒頸掩鼻將母親窒息而死後,再吊死其6歲兒子!

 

張胞輝:91年間殺害同居女友,92年2月又潛入台東某民宅,強盜劫財再殺死2人

 

連佐銘:預謀灌醉其國中同學後先殺害棄屍,再向被害人家中勒索一百萬美元

 

戴文慶:79年因殺人被判無期徒刑,91年返家探親時,又連續強姦二名女計程車司機,並殺害1人

 

蕭新財:攜槍尋仇途中遇大園分局路檢,持槍射殺盤檢警員造成1死1重傷

 

方金義:因連續強盜強姦多名舞女被判無期徒刑,假釋出獄後再強盜強姦1名舞女並殺害支解棄屍

 

黃春棋:擄人勒贖主嫌,預謀先殺人後勒贖,綁架朋友黃姓建商後將其殺害棄屍,再勒贖7仟萬元

 

陳憶隆:擄人勒贖共犯,預謀先殺人後勒贖,綁架朋友黃姓建商後將其殺害棄屍,再勒贖7仟萬元(同上)

 

徐自強:擄人勒贖共犯,預謀先殺人後勒贖,綁架朋友黃姓建商後將其殺害棄屍,再勒贖7仟萬元(同上)

 

鍾樹德:因債務糾紛而持汽油闖入桃園佳育補習班內縱火,造成師生3死18傷慘劇

 

張人堡:涉及士林箱屍命案(殺死同居女友)、嘉義殺害母親同居人案,及新竹83歲老婦強盜姦殺案

 

張嘉瑤:高雄女講師命案,嫌犯因缺錢花用侵入女友前室友住處,強盜並強姦被害人後虐殺致死

 

廖敏貴:謀殺女友前公婆奪取家產

 

劉炎國:強盜殺警案並同時殺死1婦人

 

沈鴻霖:20年前姦殺彰化芳苑2女工,其2同夥皆已伏法

 

洪晨耀:因財物糾紛殺害3人,該人物名言:我就是不爽才殺人!!逃亡期間「睡得很安穩,身體也變好了!」


如果你反對"廢除死刑", 請轉寄出去!!!

記者賴仁中專訪

中央警察大學校長侯友宜看過數百個命案現場,被殘酷手法殺害後的屍體躺在那兒,它的悽愴與悲涼觸動著這位資深警探的心靈深處,讓他無法想像,冷血殺人犯不給受害人一絲生機,為什麼現今會有一種聲音說「要給死刑犯機會」、「請寬容他們」、「他們悔改對社會是正面的」。

侯友宜說在上位者、做決策的人應該第一時間去刑案現場看看,去感同身受現場的震撼及被害人的慘與痛,不能只看隔了一段時間後犯罪者表現悔過、無辜的外型,有了親臨現場的深刻體驗,再來談論要不要廢除死刑。

他認為死刑是對重刑累犯的最後一個遏阻動作,實證上死刑存在,對遏止暴力殺人犯罪有具體效果,並不是一些人說的與治安好壞沒有關聯性,因為「要看的是質,不是量」。(註:本文基於公益必要性,文內有殺人場景與情節的描述,請讀者斟酌是否全文閱讀)

嫌犯事後落淚 只是假慈悲懺悔

記者問:看過這麼多犯罪現場,它帶給你什麼啟示?依你長年接觸嫌犯的經驗,有多少犯罪者會真心悔改?

侯友宜答:一件殺人命案,只在事後看一些資料或照片,這些是冰冷的,無法身歷其境感受第一現場的驚悚震撼與兇手的冷酷無情,等後來看到的,只有犯罪者鱷魚的眼淚。」

犯罪者為了爭取活下去的機會,表現出悔過的、或者不是有心的、甚至是無辜的,這種場景大家很容易感受到,因為被告是活的,可以面對面,人們在這種面對面反射動作的感受上,容易接受對方傳達出來的訊息。

這時被害者和嫌犯是非常不對等的,你(主張廢除死刑者)沒有在第一時間去體驗被害者那種強度的感受,反而接收到犯罪者細水長流、慢慢給予的溫情攻勢,心裡面對犯罪者便有了「好像有悔過之意,要給他機會」的認知。

幾乎每個死囚 都是假釋後再犯

真的有懺悔嗎?其實是經過很長一段時間,大家看到的外型,並沒有看到內心那一塊,就像是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部分,看不到冰山底下深沉的一面。這是真懺悔,還是假慈悲的懺悔、一種哀求、為自己某種目的懺悔?

執行政策的人、在上位的人,沒在第一時間體驗命案現場,沒有感受過被害者被害當時的場景,感受的不平衡,加上只看到冰山一角,容易產生很多錯覺。

所以我要講,今天要不要廢除死刑,讓做決策的人和人權團體到現場,親臨了解所發生的狀況,以及犯罪者剛被逮捕時鉅細靡遺描述的犯罪情節、還有現場表演,深刻去感受案發時肅殺的場景,若真正感受了,你會覺得「這種人讓他留在人間有意義嗎?」

民調顯示司法人員贊成死刑比例最高,高達八成八為什麼?因為他們辦案、接觸得最多,感同身受最多。

問:主張廢除死刑人士還有一個理由是擔心誤殺,有沒有這種可能?

答:從一、二、三審、到不斷更審,判一個人死刑,至少經過二、三十位法官,都認為「找不到任何理由讓你活下去」才判死,非常慎重下才會確定一件死刑出來,後面還有非常上訴等程序救濟。

再就犯罪類別來講,只有殺害直系血親或性侵殺人、強盜殺人、惡性重大的結合犯、集團性綁架撕票才可能判死,而且是蓄意的,如果是過失、自衛都不會,我的博士論文是做性侵害殺人研究,十二件個案也沒有都判死刑,有的是未成年,有的過程當中被認為「其情可憫」,你看連這麼惡劣的犯罪都沒有百分之百判死啊!

問:可否從個案更深入談談命案現場 給你的感受。

答:以前在中山分局、台北市刑警大隊和刑事局的時候看過太多命案現場,有的被害人被一刀一刀的剁、或殺了幾十刀,那叫殘忍、沒人性,但當年陳進興三人犯下方保芳三死命案,用殘忍不足以形容,我一進去,第一眼看到方妻張昌碧陳屍手術台下,被膠帶綑綁雙腳和蒙眼,平躺地下,眉心中一槍貫穿,腦漿流出。回頭見旁邊廁所門開著,方保芳也被蒙眼坐馬桶上,穿著西裝,領帶略歪,手術服剛脫下放在旁邊,手上還戴著手術手套,兩手下垂,也是眉心中一槍,血液往下滴和往後噴。

女護士鄭文喻穿著護士服,蜷曲在一坪多的衛浴間,腳未穿鞋,眼同樣被蒙,上蓋一毛巾,兇手頂著毛巾近距離射擊,一樣一槍貫穿,腦漿噴出。三槍解決三個人,我當場起雞皮疙瘩,這是叫行刑,不是義憤殺人、情緒性殺人哦!兇手不是禽獸而已,簡直是妖魔了。

後來陳進興落網,我曾和他詳談,那時他已被判死刑確定,沒有心防了,什麼都講,他說當時高天民剛割完雙眼皮,一起身,把病人穿的手術服一脫下,兩個人就把方保芳拖進去槍斃,方妻直接在手術台旁斃掉。陳進興把女護士拖到雜物室,女孩子拜託他、求他都沒用,陳進興殘酷傷害她又拖到浴室,命她趴在地下,看著她全身顫抖,仍一槍給她斃命。

你知道嗎?陳進興描述這一段時,還邊講邊笑,口沫橫飛說「我就把他如何如何」、「他嚇個半死」等,像是完成一個非常棒的作品一樣,按理經過一段時間沉澱,談這個問題應該是慚愧、帶著悔過,不應該顯現輕蔑、愉快的心情。我當時想「這人根本是魔鬼,如果讓他出來,還得了啊!」

輕微犯罪增加 與執行死刑無關

講不客氣點,死刑犯要死還給他麻醉昏迷再打,很厚道,他們完全沒有,把三個無辜的人眼睛一蒙就槍斃,殺的還是幫你忙的人,比較之下,給他們死十次,也是應該的啊!

還有白曉燕,從排水溝撈上來,脖子、身體和腳被綁三十多公斤啞鈴,手指被剁,身體遭重擊毆打,你看嫌犯有多惡劣,人質已死掉八、九天,還繼續勒索要錢,勒索期間有四、五天沒電話進來,就是在處理屍體。像這種嫌犯,還要給他們機會?

我曾做研究發現,那種蓄意、惡性重大的、會犯下判死罪的都是前科累累,如果監所能讓人悔改,保證不再犯,那是OK的,但這些人哪個不是幾進幾出監所,都是經過監所教化後假釋出來的。

比如最近一位新加坡記者來採訪,我談到一件舞女分屍案,嫌犯方金義六十幾年先犯恐嚇罪,關出來再犯強盜案、性侵案,並殺害一名舞女,曾判死刑,後改判無期徒刑,關十幾年假釋出來再殺第二名舞女,還性侵分屍洗劫財物;他們都是先犯一些罪,一直累積,累積到一個程度,最後犯下駭人聽聞的案子。

高天民也是,早期犯強盜案,犯了五十幾件,假釋後再犯白案、方案。

廢除死刑人士看到的一面是「有機會讓他活下來,因為他會改過,對社會有正面貢獻」,事實上像這種累積犯罪的犯罪者,如果沒有一個遏阻,再給他出去,他會變好?要變好,早在輕刑犯、重刑犯的時候就變好了,死刑就是對這些嫌犯最後的一個遏阻。如果沒有這樣的一個遏阻,暴力犯罪就可能持續上升。

問:不過主張廢除死刑的人,認為死刑與治安沒有顯著關聯性。

答:他們拿出一些數據來支持論點,說看不出有特別變化,但他們是量化,不是質化,不能因為竊盜、詐欺案件增加,用輕微犯罪的增加掩蓋了死刑對質的影響。

比如擄人勒贖案,早期一年八十件,陸續有嫌犯被判死執行後,現降為不到二十件;父執輩那個時代,綁架案平均五件就有一名肉票被撕票,現在十件不到一件被撕票,因為有死刑在那裡,但只要不是惡意、蓄意殺害人質,法官會給他們機會,這樣直接、間接對生命的傷害就減低。

換句話說,綁架件數及手段方式,很清楚的因為有遏阻而有改變,我不是說量處死刑就一定對治安有改善,但起碼對某些犯罪類別,確實達到一個程度的遏阻效果。

施政要看民情 不能夠落差太大

問:人權團體認為將死刑犯終身監禁,即可遏阻再犯,你是否贊成用終身監禁替代死刑?

答:現在有些國家有終身監禁,但有一種,依我創造的名詞叫「虛擬的終身監禁」,雖判了終身監禁,但關上三、四十年,認為他老了、沒什麼作用了,還是給他出來,這種「虛擬的終身監禁」比例佔很多。

台灣經常有大赦、或用一個什麼理由來減刑,因此日後就算有終身監禁制度,實質的終身監禁也可能變成虛擬的終身監禁。每一個犯罪者都講得很好聽,說「如果把我關到死,乾脆把我槍斃算了」,嘴巴這樣說,但法律改為終身監禁,還是會期待,期待出現虛擬的終身監禁,讓他有機會可以出去,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也會想。

死刑犯不到最後,都不會放棄希望,真要執行時,問問那些行刑法警就知道,被帶去槍斃的時候,哪個人的腳會不發軟。因此討論終身監禁其實沒意義。

再就終身監禁本身來說,就算真有,對監所也是極沉重的負擔,萬一他在裡面殺人,又多出一個案子要多審好幾年,甚至還可以放封出來走一走。

有人說廢除死刑是世界趨勢,可是有些趨勢又流回來了啊!比如美國某些已廢死的州又恢復死刑。何況法律沒有所謂世界潮流,法律要能跟民情結合,不能落差太大。

問:死刑犯的確不輕易放棄求活,拚命打官司,一打多年,你怎麼看?

答:死刑案一再更審,過程中,有時發回的理由不是很適切,只是法官為了慎重,所以時間拖長,這也是死刑犯拖延時間的一種訴訟策略。

我舉商人黃春樹被綁架撕票案,打公用電話嫌犯被逮 捕後,先說屍體埋在大園,我直覺他說謊,跟他說你不說實話就走著瞧,後來吐實,帶我們到汐止挖出來,很慘,殺了好幾刀,澆汽油燒了之後再埋起來。

這件案子訴訟五年後傳我去作證,只問「屍體怎麼挖出來的?」當然是嫌犯帶我們去挖的啊,其實這不是重點,但法官認為,律師提出來了,所以有義務問我,搞來搞去又開了一次庭,但似乎也不能怪法官,因為死刑犯跟律師請求一定要傳這個證人來問。

黃妻每次開庭都哭得很傷心,退庭出來後還在哭,每一次開庭,就是對被害人家屬的一次傷害。

問:死刑法律還在,你認為已定讞死刑犯可以不執行嗎?

答:當然要執行,而且符合我們現在的民情與趨勢,若是法律可以不執行,第一線辦案同仁看到通緝犯就不要抓了嘛。這些本來根本不是問題,而是被人挑起來,變成了問題

要懺悔就到上帝面前吧~

在人間已經沒有機會了!


部份內文出自熱心網友E-mail。

創作者介紹

股哥(Good-go)

股哥(Good-go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遜
  • 好棒的文章
  • 感謝您的讚賞~~~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3/07 12:50 回覆

  • 天之見證
  • 殺生為護生,斬業非斬人。既是法賦予槍決死刑犯的義務,真搞不懂為何不要執行,廢死刑說究竟是仁慈還是盜世欺名,擁護者自己心裡清楚了嗎?
  • 在國外~有禁止假釋或減刑的條例
    所以可以廢死啊~
    台灣呢?
    唉~根本不是爛可以形容啊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5/11 13:35 回覆

  • 如果不廢除死刑,難保蔣家復辟而又有228大屠殺!
  • 前幾天新聞,國民黨在台北市中山區松山區的立委初選民調,羅淑蕾以11%敗給蔣萬安.

    蔣萬安是蔣家第四代,他父親蔣孝嚴在2011年台北市中山區松山區的立委初選民調,以不到1%輸給羅淑蕾!

    在2014,民進黨的林佳龍與魏明谷只當了兩年多的立委,卻轉換跑道並當選地方首長.蔣萬安如果在2016當選立委,他必定在台北市民的期待之下,依循林佳龍和魏明谷的模式,在2018挑戰柯文哲!

    若蔣家為國民黨收回台北市(連勝文沒選個民代就直攻台北市,就好像蔡英文沒當過地方首長就妄想登九五至尊寶座.),蔣萬安可能日後幫蔣家收回台灣,屆時台灣出現第三個蔣總統(金正恩是第三代).

    倘使2016年梁文傑沒有打敗蔣萬安,蔣萬安勢必參選2018台北市長,如果順利,會再進一步問鼎2024.如果沒有廢除死刑,當蔣萬安登上大位,根據遺傳學原理,極有可能步上其先人的劣根性而讓大屠殺重現!這由金正恩每天都在犬決與炮決而可得知.

    2015年6月2日新聞,國民黨(外省籍)立委吳育昇提案修法,要定讞之後的3日內執行死刑!雖然用稅金養婚外情的立委跟養死刑犯一樣浪費,而有人說不做壞事,就不用怕死刑的存在,但是在228被外來政權以國家機器所濫殺的台灣人,哪一個是做了壞事?!
  • 想太多!!!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5/07/10 19:06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真是落後至極的報復思想,也許落後的台灣人就該活在清朝的司法制度下。
  • 當妳心中認為別人落後時
    自己已經先有落後的思維了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5/07/10 18:49 回覆

  • 瑋瑋
  • 我想法和你一樣 很棒的文章
  • 中立
  • 或許很多人要求死刑但是死刑不能偈止犯罪,把人殺了世界上就永遠有(恨)在國外有環行正義,環行正意往往可以把人從不知自己犯錯帶到自己知道錯,鄭杰也是那種100000/1的殺人魔,對他來說殺一個跟兩個一樣所以就殺了好幾個,但是大家都忘了他是為了自己死而殺人,就是因為有死刑他才會殺人,死刑只是一種赴淺的解決態度沒辦法解決跟本問題,或許我一發言一大堆人便吐出他的想法,但,冷靜才是解決問題的跟本。
  • 中立
  • 我不認為死刑是解決問題根本,死刑是一個很敏感的語詞,對,大家的想法沒錯,但,鄭杰殺人的理由都沒深入了解,大家都只是七嘴八舌的討論該不該死,台灣的殺人魔也沒有多少是媒體太會跨大了,現在的人口味都很重,都想看最辛辣的一部分,大家往往沒想到其實對其他物種也是種殺人魔,自己還不是吃了那麼多肉都不說自己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