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墉 2008/05/19

我的心底總藏著三個小故事,每次想起,都一驚。因為我原以為自己很聰明、很客觀,直到經歷這些故事之後,才發覺許多事,只有親身參與的人,方能了解。那是人性最微妙的一種感覺,很難用世俗的標準來判斷。

當我在聖若望大學教書的時候,有一位同事,家裡已經有個蒙古症的弟弟,但是當他太太懷孕之後,居然沒作羊水穿刺,又生下個「蒙古兒」。

消息傳出,大家都說他笨,明知蒙古症有遺傳的可能,還那麼大意。我也曾在文章裡寫到這件事,諷刺他的愚蠢。直到有一天,他對我說:「其實我太太去作了穿刺,也化驗出了蒙古症,我們決定墮胎。但是就在約好墮胎的那天上午,我母親帶我弟弟一起來。我那蒙古症的弟弟,以為我太太得了什麼重病,先拉著我太太的手,一直說保重!保重!又過來,撲在我身上,把我緊緊抱住,說『哥哥,上帝會保佑你們。』他們走後,我跟太太默默地坐著。

不錯!我是曾經怨父母為什麼生個蒙古兒,多花好多時間在他身上。但是,我也發覺,他畢竟是我的弟弟,他那麼愛我,而且毫不掩飾地表現出來。我和我太太想,如果肚子裡的是個像我弟弟那麼真實的孩子,我們能因為他比較笨,就把他殺掉嗎?

他也是個生命、他也是上帝的賜予啊!所以,我們打電話給醫生,說我們不去了……」

20多年前,我作電視記者的時候,有一次要去韓國採訪亞洲影展。當時出國的手續很難辦,不但要各種證件,而且得請公司的人事和安全單位出函。我好不容易備妥了各項文件,送去給電影協會代辦的一位先生。可是才回公司,就接到電話,說我少了一份東西。「我剛剛才放在一個信封裡交給您啊!」我說。

「沒有!我沒看到!」對方斬釘截鐵地回答。我立刻衝去了西門町的影協辦公室,當面告訴他,我確實自己細細點過,再裝在牛皮紙信封裡交給了他。

他舉起我的信封,抖了抖,說:「沒有!」

「我人格擔保,我裝了!」我大聲說。

「我也人格擔保,我沒收到!」他也大聲吼回來。

「你找找看,一定掉在了什麼地方!」我吼得更大聲。

「我早找了,我沒那麼糊塗,你一定沒給我。」他也吼得更響。

眼看採訪在即,我氣呼呼地趕回公司,又去一關、一關,「求爺爺、告奶奶」地辦那份文件。就在辦的時候,突然接到中影「那個人」的電話。

「對不起!劉先生,是我不對,不小心夾在別人的文件裡了,我真不是人、真不是人、真不是人……」我怔住了。忘記是怎麼掛上那個電話的。

我今天也忘記了那個人的長相。但不知為什麼,我總忘不了「他」,明明是他錯,我卻覺得他很偉大,他明明可以為保全自己的面子,把發現的東西滅跡。但是,他沒這麼做,他來認錯。我佩服他,覺得他是一位勇者。

許多年前,我應美國水墨畫協會的邀請,擔任當年國際水墨畫展的全權主審。所謂「全權主審」,是整個畫展只由我一個人評審,入選不入選,得獎不得獎,全憑我一句話。

他們這樣做的目的,一方面是尊重主審,一方面是避免許多評審「品味」相左,最後反而是「中間地帶」的作品得獎。不如每屆展覽請一位不同風格的主審,使各種風格的作品,總有獲得青睞的機會。

那天評審,我準備了一些小貼紙,先為自己「屬意的作品貼上,再斟酌著刪除。評審完畢,主辦單位請我吃飯,再由原來接我的女士送我回家。晚上,她一邊開車,一面笑著問:「對不起!劉教授,不知能不能問一個問題。沒有任何意思,我只是想知道, 為什麼那幅有紅色岩石和一群小鳥的畫,您先貼了標籤,後來又拿掉了呢?」

「那張畫確實不錯,只是我覺得筆觸硬了一點,名額有限,只好……」我說,又笑笑:「妳認識這位畫家嗎?」「認識!」她說:「是我!」不知為什麼,我的臉一下子紅了。

她是水墨畫協會的負責人之一,而且從頭到尾跟著我,她只要事先給我一點點暗示,說那是她的畫,我即使再客觀,都可能受到影響,起碼,最後落選的不會是她。一直到今天,10年了,我都忘不了她。雖然我一點都沒錯,卻覺得欠了她。

三個故事說完了。

從世俗的角度,那教授是笨蛋、那影協的先生是混蛋、那水墨畫協會的女士是蠢蛋。但是,在我心中,他們都是最真實的人。在這個平凡的世界,我們需要的,不見得是英雄、偉人,而是這種真真切切、實實在在,可以不忠於世俗,卻無負自己良心的人。每次在我評斷一件事或一個人之前,都會想到這三個故事,他們教了我許多,他們教我用「眼」看,也用「心」看。當我看到心靈最微妙的地方,常會有180度的大轉變。

經典笑話、爆笑、趣聞、趣味圖文、智慧、智富、財經、經濟、政黨、政論、人文、社會、真相…盡在股哥

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股哥(Good-go)

股哥(Good-go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2)

發表留言
  • Mola
  • 第一個故事我很久以前看過
    (理論上,那麼後兩則應該也看過,但我記憶力不好,
    對比較無感的,有自動刪除功能)
    事實上,就在幾週前,我還把這個故事告訴了我的飯友們.

    不過我跟他們說這個故事的重點在於,
    我覺得這對夫婦很偉大,
    但是我並不贊同他們的行為.

    那天我主要是跟他們說,
    智障的人雖然智商停留在孩童階段,
    但身體不是,生理不是,
    長大了,
    他們會有他們的慾望,和願望.

    大概是去年吧!
    我曾經在一個慈善的義賣活動裡
    看到一群喜憨兒朋友們的作品,還有他們許下的願望.
    當然大部分的人,是希望有穩定的工作,
    或是能把工作做好...
    但是也有人說: 我想要當媽媽, 照顧小孩...
    還有人說: 我想要結婚...

    我看了好難過,
    這樣的願望,
    能實現嗎?
    是不是大部分的人,都會認為應該攔阻他們?
    那他們簡單的心思裡,
    會不會大受傷?
    會不會不解?
    為什麼教他們要自己工作,要對自己有信心的人,
    卻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?

    他們心思單純,
    所以家人會有他們無私的,全心的愛.
    但是我們能不能給他們全部他們所需要的?

    教授說: 我能夠因為他比較笨,而把他殺掉嗎?
    這樣的想法和做法真的很偉大,
    尤其教授是深刻的知道,有這樣的孩子在家裡會有多辛苦.

    但是我捨不得,
    如果有選擇的話,
    我捨不得孩子來世上受這樣的苦.

    陳長文在給兒子的信裡說過:
    我甚至常常在想,每一個掌握權力的達官顯要們,或者較有能力較幸福的富裕家庭,家中都應該有像你一樣的孩子,這絕不是詛咒,而是一個深切的祝福,這樣他們才能體會,他們手上的權力或資源可以創造多少弱勢者臉上的微笑。他們才會知道,沒有好好運用手上的力量造福人群,是多麼可嘆的浪費。

    我覺得很感動,我也覺得他很偉大.
    不過我猜想如果他有選擇,
    他也捨不得孩子來走這一遭,
    從他連孩子即將失去長期陪伴的看護
    可能造成的心理衝擊都這麼心疼,就可想見了.

    害我打那麼多字!!




  • 其實這些故事N年前就看過了,第三個故事好像還稍微被改過了
    那是大汗最喜愛的老鷹才對~
    其實我也不讚同那對教授夫妻的作法,而且妳說到重點了:
    雖然心智停留,但基本的生理需求是更不受控制的!
    我就知道一位鄰居的女兒,一到青春期,看到帥哥就一直盯著人直直看~
    還會自己去摸下體,搞得她家人都擔心死了!一刻不能離開視線範圍~
    但是妳說他們是來世上受苦,我倒是覺得苦的是他父母,
    其實他們一直有人在照顧,無憂無慮又簡單的心思,說不定是另一種福份~
    陳長文那段,我非常感動!!!
    這也是整個當權者沒有同理心所造成的苦難啊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0 12:31 回覆

  • 小米

  • 給摸拉 一個讚..... (感人的咧 ;_; )
  • 妳太小器了!

    人家鴉霸都直接給六個讚耶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0 11:04 回覆

  • 騎士石頭城
  • 事實即真理


    事後證明沒有後悔 就是對的

    (第一則) 教授..........後悔了吧........
  • 不一定喔~

    據了解,竹科某上公司老總的兒子是喜憨兒,

    人家也是生下來了~見仁見智啦~呵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0 12:18 回覆

  • 小米
  • 那我給你一個推~再加按廣告...在( 啾~)一下......

    不要說我小米對你不夠好嘿~~
  • 妳對我太好,我最多也只能以聲相許了~~~謝謝妳!米姐!!!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0 12:20 回覆

  • 小米

  • 說到聲音? 我 這一輩子還沒聽過你出過聲ㄟ......

    你該不會是啞巴吼~
  • 我決定請mola聽我聲音,再由她轉述好了~呵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0 12:48 回覆

  • flora
  • 我贊成Mola的講法吔!
    而且父母在世時還能照顧他們選擇留下來的小孩,
    但父母往生之後呢?
    誰要照顧他們,是兄弟姐妹??還是幫他們娶的配偶??
    那有問過兄弟姐妹的意願嗎?
    也許蒙古症的小孩還能直接表達自己的感情,
    可是也有很多有疾病的小孩,
    就只能長大,然後死亡~
    就算真的有意識,他們真的願意用這樣的身體生存嗎?
    無解~
  • 所以啊~我們不是當事人,也實在無法多說些什麼~~~

    但是我們這政府對弱勢團體,向來是沒啥在顧,

    習慣就好~習慣就好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0 14:10 回覆

  • 小米

  • 是你自己說要以聲相許...又改口叫摸拉廳....

    那到底是怎樣...? 要不還是以身相許甘脆點啦...

    婆婆媽媽的.... XDDDD~ 哈哈~
  • 因為她說話比較公正,也比妳理性咩~

    至於以身相許,就恕弟我無法配合囉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0 14:57 回覆

  • 小米

  • 賣假~ 又怕大舅子來查吼~~ 呵呵~ 大舅子來嚕~~ XDDD
  • 怕尛?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0 15:23 回覆

  • 欣悅
  • 第1個~~喜憨兒辛苦了父母親 還要有非常大的愛 勇氣 耐心 時間 金錢
    真是非常不容易
    第2個勇於認錯 即時覺醒到自己不對 知錯善莫大焉
    第3個評審的筆原本就像刀子一樣 他的責任就是秉公處理

  • 知恥近乎勇~像那位在土城放長假很欠扁的,

    他們一家都不太懂這個字怎麼寫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0 20:05 回覆

  • 欣悅
  • 是 股葛說的很對!!
    該好 好好好好說教一番ㄅ~~~
    有勞股葛調教囉^^
    這項重責大任得由股葛示範教學ㄋ~~
  • 調教?!

    不好吧~~~

    學好三年,學壞三天。

    我不要誤人子弟就不錯嚕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0 20:19 回覆

  • 鬼騎
  • 劉墉的兒子劉軒也不錯喔
    挺酷的
  • 哈!我以為鬼騎兄只對美女有興趣呢~~~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5 10:11 回覆

  • turkoglu
  • 我也覺得第一個這樣是錯的
  • 是非黑白對錯,隨著人事時地物立場的不同,總有不同感受與見解
    秦檜雖用計弒除岳飛,卻是個孝子
    而岳飛功高震主,不懂官場政治學,難道不是招致殺身禍之主因嗎?
    投資人都希望股市上漲賺錢,卻又怕房價過高永難追
    殊不知股匯房三市,根本是難以割除的連體嬰
    明知眼前盡是敵人,卻又留下敵人的敵人來相互牽制
    諸如此等矛盾情節,天天在世界各地上演
    戲如人生,人生如戲,何真何假?熟優熟劣?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15 10:10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