梟皇論戰第三集-王的故事

萬年春

魔王子:「為了讓你們保持誠實的美德,也為了別讓吾遭受冤枉。現在,吾才是真正傷害了你們。可知吾用心良苦,皆都是為了成全你們?」

族民二:「魔鬼!你是魔鬼~~~」

魔王子:「吾不但是魔鬼,還是魔王子!說吧,那兩名逃走的人逃去了哪裡?」

族民二:「我們絕對不可能講!」

魔王子:「先講出來的人,就可以活命。」

魔王子:「霓羽族,你們是何等邪惡的種族啊?吾成全了你們的美德,你們都不願意回答吾一個小小的詢問,吾怎能留下這麼無情的種族,再去傷害別人的情感?守護者,你可以為王報仇了。」

迦陵:「他們不是王的仇人,而且他們現在毫無還手能力。」

魔王子:「這叫遷怒,難道你對吾的忠心,不足讓你遷怒嗎?真正的忠心,是喪失理智的服從,莫非你的忠心不過爾爾?」

迦陵:「殺人是容易的事情,但戰士有戰士的尊嚴!」

魔王子:「原來你對王的敬重,也比不上你的尊嚴?迦陵,你讓吾失望,也讓王失望了!」

魔王子:「服從在佛獄的威權之下,你忠心的對象是你自己的尊嚴,是佛獄的利益,還是報答前任王的器重?迦陵,你現在不迷惑嗎?讓吾告知你,世上沒真正的忠心。忠,是一個詐欺的遊戲,盡忠者得到了尊嚴、虛名與讚嘆,被盡忠的人得到了統馭與利益,如此而已。」

迦陵:「吾追隨前任王,是因為他值得追隨,他願意為佛獄的利益犧牲一切,包括自己。」

魔王子:「在講這些之前,先證明你能放下戰士的尊嚴吧。」

迦陵:「喝~」

魔王子:「你的遲疑讓機會錯失了。」

迦陵:「魔王子!!!」

魔王子:「企圖傷害老弱,你毫無戰士的尊嚴;下手遲疑,你對王一無忠心,守護者,你真是毫無理念的人,由吾來動手吧~」

族民二:「你們到底是誰,為何要傷害我們?你們~你們~」

魔王子:「你們有捨己為人的情操,吾有捨人為己的胸懷,捨你們為吾,你們壯烈犧牲,吾為父報仇,彼此成全,這不是兩全其美嗎?」

族民:「哇啊~哇啊~啊~~~」

魔王子:「仍是無味。」

 

火宅佛獄、墮落天堂

迦陵:「為何不回到句芒紅城,卻回到墮落天堂?」

魔王子:「句芒紅城還存在嗎?」

太息公:「王臨走前,命人將句芒紅城燒毀了!」

迦陵:「啊!為什麼?」

魔王子:「這是吾的居所,過往,太子的居所,現在,王的居所。」

迦陵:「句芒是佛獄千年古城,歷代王權所在,代表佛獄的輝煌與歷史,你怎能~」

魔王子:「當老朽到維持比重建更費心力時,就有人用歷史與傳統,當作阻擋進步的藉口,如果百年是歷史,那九十九年就不是了。認清吧,不過就是忘記拆掉的危樓而已。」

赤睛:「你放走幾個?」

魔王子:「兩個。」

赤睛:「播下仇恨的種子,期待收穫嗎?」

魔王子:「讓善良的種族引發仇恨,就好似引誘節婦失貞,更有一種敗德的淪喪美感。」

赤睛:「如果無法殖起仇恨,你不是失望了?」

魔王子:「吾習慣了失望。」

赤睛:「要我判斷這句話是真是假嗎?」

魔王子:「吾總算為父親報了一點仇了,這句話是真是假?」

赤睛:「說是真,你殺戮未必是為了報仇;說是假,你確實滅了霓羽族,所以,非真非假,亦真亦假。」

魔王子:「吾放走兩人,就是為了引來阿多霓,這是吾報仇的手法。」

赤睛:「真是這樣解讀嗎?」

魔王子:「猜吾的心思,很困難吧?」

赤睛:「吾比任何人都瞭解你。」

太息公:「根據探子回報,戢武王前往慈光之塔,與無衣師尹見面了。」

魔王子:「轉向聯合了嗎?」

赤睛:「或者是為了提防你的進攻。不過,慈光之塔與殺戮碎島之間的關係,一向並不友善,無衣師尹未必會與戢武王聯手。」

魔王子:「吾讓他有這個機會。」

赤睛:「按兵不動。」

魔王子:「吾愛好和平,人不犯吾,吾不犯人。」

赤睛:「你說是,那便是。」

魔王子:「赤睛,吾又開始無聊了~」

赤睛:「喔?」

魔王子:「天者會有下一步的動作吧?」

赤睛:「人不犯你,你不犯人。」

魔王子:「天者,生著一張令吾厭惡的臉孔。」

赤睛:「你可以用更差的藉口,反正也沒人會相信。」

魔王子:「吾期待這一次的樂趣。」

 

第四集-天、魔、佛

薄情館之外

魔王子:「世上難得有此一戰,為何不繼續此役呢?半途而廢,並非強者所為,吾更不願剝奪觀眾的利益。」

天者:「魔王子,別來無恙?說明來意吧。」

魔王子:「古往今來,唯有一人為首,薄情館亦然,原有的館主慕容情不在,於情於理,你便不該自己佔地為王。」

天者:「哈!梟皇論戰方休,兩境戰局便要開始?」

魔王子:「當日論戰,眾人各執一詞、意見相左。在吾眼中,死國與火宅佛獄本非合作的對象。」

天者:「吾認同,咒世主在生前便與我決裂。」

魔王子:「你間接害死我的父親咒世主,便該是我的仇人,血海深仇,不共戴天,若不報仇,枉為人子~」

天者:「所以你今日為仇前來,立場分明?」

魔王子:「非也,我來此與兩境恩怨無關,而是堅守基本道德,掠奪他人之物本是無禮,吾深知其禮,所以不為。」

天者:「那又因何而來?」

魔王子:「因為我喜歡,所以我必須佔領薄情館這個地點,而此地更需要一名有能力的主人。」

天者:「喔~那你的仁義道德呢?」

魔王子:「大義之前,何論小義?兵貴神速,軍重堅牆,佛獄重軍有幸踏入苦境,當然要找一處適合的據點。」

天者:「如你所言,為了死國大業,吾不能讓你如願。」

魔王子:「喔~我想要的東西,失手,未有。」

天者:「天者之決定,就是天意!」

魔王子:「你的天意我沒興趣,但我要的,是與你作一個朋友。」

天者:「喔?」

魔王子:「這份友情,便是我如今渴望之物,棄嫌嗎?」

天者:「豈敢!此乃天者萬分之幸!」

魔王子:「哈!今天薄情館易主,就當成是我送給你的賀禮,恭賀你們馬到成功、建業大成!」

天者:「嗯~多謝你!」

魔王子:「不用客套,這只是吾微薄的心意。」

天者:「那我便收下了。」

魔王子:「但是,我如此慷慨,你是否也該有所表示?」

天者:「魔王子所欲為何?」

魔王子:「我的禮物暫時保留,以後我會向你索取。」

天者:「吾隨時歡迎。」

魔王子:「再會!對了,咒世主之死,好友,你記得要為此付出代價。」

 

火宅佛獄、墮落天堂

魔王子:「集境邀請吾去琉璃仙境作客,作為上次會戰的賠罪之禮,以及表示友好之禮。」

太息公:「集境,首鼠兩端之輩,歷經前次大戰,還想我們替他出力嗎?」

赤睛:「集境的用心,昭然若揭。」

太息公:「不用理會他,天者要攻琉璃仙境,就是直接對上燁世兵權,讓他去焦頭爛額吧。」

魔王子:「作為敗戰者,邪玉,妳的發言多餘,被人留下屈辱的印記,妳這樣的能力,不足以成為匹配吾的女人,在繁衍佛獄最強大的後嗣上,妳已經被除名。」

太息公:「王~」

魔王子:「想好辯解的理由,才開始辯解,知道嗎?」

太息公:「哼!」

魔王子:「禮物是友好的表示,人以禮貌待吾,吾不能失禮!」

赤睛:「你又開始感到無聊了?」

魔王子:「天者,值得一會。」

 

漠沙林外

一頁書:「六道同墜,魔劫萬千,引渡如來。」

魔王子:「完美的巧遇,增添吾此行的風采。」

一頁書:「一身邪氣,你是魔王子!」

魔王子:「是。」

一頁書:「霓羽族是你所滅?」

魔王子:「是。」

一頁書:「該死!」

魔王子:「種下仇恨的種子,才能豐收報復的果實,才是吾的目的啊~」

 

第五集—強對強

漠沙林外

魔王子:「豐美的報復果實,成熟的比吾預料更快。」

一頁書:「罪無可逭!喝~」

~~~

魔王子:「你的憤怒,吾感受到了。」

一頁書:「霓羽族與世無爭,喪心者竟下毒手,吾為報復而殺!」

魔王子:「你為報復而殺,你與吾,一般病狂。」

~~~

 

琉璃仙境之內

~~~

魔王子:「你們為什麼要停止,既然開啟兩境之戰,便不該如此短暫,戰士的魂魄不該遭受如此污辱,繼續啊~」

天者:「魔王子,說明來意吧。」

魔王子:「天者,我是來索取你答應的禮物。」

天者:「喔?」

魔王子:「我要的,就是這個琉璃仙境,未知你意下如何?」

天者:「區區琉璃仙境,便能滿足你的慾望嗎?」

魔王子:「雖已面目瘡痍,但這對現在的我,足夠了!」

燁世兵權:「魔王子,此乃天者必要之地,你的要求偏差了。」

魔王子:「虓眼軍督,想不到上一秒你們仍是死敵,現在卻成為朋友了?」

燁世兵權:「錯了,我現在的朋友是你。」

魔王子:「嗯~那言下之意,你是要我幫助你,一同對付天者嗎?」

燁世兵權:「哈!勝者為王,敗者無顏再留,既有萬妖爐坐鎮,吾願意無條件將此地讓予天者。」

千葉傳奇:「魔王子,吾等先告辭,他日再行拜訪。」

魔王子:「且慢且慢且慢,軍督,我本來已經淡忘,但你的眼神再度提醒我,咒世主也是因你而亡。」

燁世兵權:「有機會,就讓吾親臨火宅佛獄,負荊請罪!」

弒道侯:「軍督~」

魔王子:「那我就記住你今天這份情,還有你說的這句話。」

燁世兵權:「哈!眾人撤兵,回集境。」

弒道侯:「遵命!」

魔王子:「好朋友,現在只剩我們了。」

天者:「你與我,還算是朋友嗎?」

魔王子:「這就要看你自己,如何定義朋友的含意。言而有信,應該是做朋友第一個要件,或者、你想提前清算仇恨?」

~~~

 

火宅佛獄、墮落天堂

赤睛:「一頁書引起你的興趣了?」

魔王子:「這瘋狂而激烈的樂趣,只維持了短短的一場戰鬥,當吾發現他身上背負著吾摯愛的父親怨念時,吾移情了。迦陵,如果是你,下得了手殺一頁書嗎?」

迦陵:「王將怨念轉移至一頁書身上,是為佛獄大計,只有需要與不需要殺他,不存在任何情份。」

魔王子:「薄情啊!殺了他,你就永遠見不到前任王的身影。」

迦陵:「王的精神不滅,永遠活在迦陵心中!」

魔王子:「他活在心中,吾活在世界,千年之後,當他連名字都被遺忘時,精神永存就成了最巨大的謊言!」

赤睛:「既然對象不是一頁書,你又對誰感到興趣?」

魔王子:「一名女人,非常優越的女人!與廢物一般的女人不同。」

太息公:「哼!」

魔王子:「妳身上屈辱的印記,是戰書嗎?」

太息公:「進入佛獄傷人,這不但是對佛獄,也是對王的挑釁!王,王你能容忍?」

魔王子:「毫無創意,毫無創意的戰書,如果是吾,定會寫下魔王子到此一遊,那一生的屈辱才是屈辱!」

太息公:「王該問的是誰傷了吾吧?」

魔王子:「吾沒興趣!」

太息公:「你~哼!」

魔王子:「父親要吾光大佛獄,身為人子者,只能遵從他的遺願,佛獄需要最偉大強悍的繼承者,血統就是繼承力量最完美的方法。」

太息公:「佛獄中,還有比吾更適合的人選嗎?」

魔王子:「吾之小妹。」

魔王子:「迦陵,你波動了。」

魔王子:「當然,還有引起吾興趣的另一個女人,擋的下吾五成的功力,是男人也不多,女人、絕無僅有!」

赤睛:「難得!這是吾第二次感受到你的渴望。」

魔王子:「太息公,殺戮碎島的動向怎樣了?」

太息公:「戢武王進入例行的祭樹大典,閉關三十日。」

魔王子:「確實是這個時候,該是迎接小妹回來的時候了。」

 

第六集—劫火

殺戮碎島、王后寢殿

~~~

魔王子:「吾來了,前來迎接妳,我最愛的小妹~」

禳命女:「你!你就是魔王子?!來人啊~保護王后!」

魔王子:「保護?」

禳命女:「呃~」

寒煙翠:「我跟你走,請你別傷害她。」

禳命女:「呃~」

魔王子:「吾用了這麼曲折的方法來到此地,就是為了不想傷害到別人,她不該這樣破壞吾的善良。」

寒煙翠:「你這種人知道什麼叫善良嗎?」

魔王子:「吾當然知道,善良是一種美德,因為懦弱的不敢傷害別人,自卑的恐懼被人傷害,所以將施捨稱為同情,將暴露弱點叫作信任。」

寒煙翠:「先放開她!」

魔王子:「無知又善良的小妹,妳被背叛了,卻還這麼維護她?」

寒煙翠:「什麼意思?」

魔王子:「吾不是找到這裡來了?」

寒煙翠:「你以為我會相信你?」

魔王子:「妳懷疑妳的兄長?」

寒煙翠:「我~我相信你~」

魔王子:「嗯~」

禳命女:「啊~」

魔王子欲走向禳命女,寒煙翠上前阻擋。

寒煙翠:「你想作什麼?」

禳命女:「啊!你!你~」

魔王子:「多謝妳照顧小妹,吾送妳一件禮物。」

禳命女:「啊~」

魔王子:「女人,就是愛玩這種小心眼的把戲。」

寒煙翠:「是讀思蟲。」

禳命女:「啊~」

魔王子:「原來妳們在這裡發生了這麼多故事,小妹,讓兄長帶妳離開這個無情的地方吧。」

~~~

 

火宅佛獄、墜落天堂

~~~

魔王子:「久別的兄妹重逢,現在應該是幸福與快樂的時刻。」

寒煙翠:「你快放開我!」

魔王子:「禮貌,妳忘了禮貌了嗎?要記得說,請!」

寒煙翠:「請~請放開我!」

寒煙翠:「你帶我回來,到底想作什麼?」

魔王子:「可憐的小妹,妳可知妳嫁給一個害死父親的仇人?為了阻止這場悲劇,讓妳離開仇人身邊,大哥不得已才將妳帶回。」

寒煙翠:「父親早在一開始,就以我作籌碼,質押在戢武王身邊,他興起兵戈,戰場身亡,又能怪誰?」

魔王子:「妳責怪父親的嚴厲?小妹啊~父親對妳的寄望,便是期望妳能成為佛獄的中流砥柱,就算是嚴厲,也將妳教養成這般獨立自主,他對妳的疼愛,難道妳一點也沒感受到?」

寒煙翠:「這~父王!啊~」

魔王子:「吾一定要為父親報仇!」

赤睛:「這一次,神情跟語氣的表現非常好!」

魔王子:「吾已經表現足夠的誠意了!」

寒煙翠:「難道父王身亡,你一點也不傷心?父王對你的期待,你一點都不掛心嗎?」

魔王子:「吾悲傷過~」

赤睛:「一秒鐘。」

魔王子:「差不多!」

寒煙翠:「你!」

魔王子:「嫌短嗎?要多久才能表達哀傷?三個月、三年、三十年?每一個人每天都在懷念死去的先人,道路上就會充斥著滿滿的哭聲,太吵了!所以我們需要是誠心的哀悼,只要誠心,一秒鐘足夠了~」

寒煙翠:「只怕你根本連一點誠心也沒有!」

魔王子:「剛才是誰說,興起兵戈,戰場身亡,又能怪誰?」

寒煙翠:「父王不是你隨意取笑的對象!」

魔王子:「人總是喜歡謊言,吾只是配合謊言演出。為父報仇,多高貴的情操?包裝的完美,連妳也會動搖接受。但吾非常誠懇,誠懇的只想以真面目示人,父王死了,死就死了,人,總是會死。」

寒煙翠:「你的歪理我聽多了,讓我走!」

魔王子:「吾留妳了嗎?」

寒煙翠:「你!你想作什麼?」

魔王子:「讓妳自由。」

寒煙翠:「你?!你不會遷怒其他人嗎?」

魔王子:「吾講的話,妳相信嗎?吾的承諾,妳當真嗎?妳要相信的是吾這個人,而非吾講的話。」

寒煙翠:「好!我留下來。」

魔王子:「吾沒勉強妳,吾很溫柔,從不勉強任何人。」

寒煙翠:「我是自願的。」

魔王子:「嗯~長途跋涉,小妹妳受苦了!好好休息吧~」

太息公:「吾等歸來矣。」

魔王子:「將那名女人帶來,吾有興趣!」

太息公:「王!你~可惡!為什麼王打開封印以後,就正眼也不看吾一眼?」

赤睛:「太息公,妳早該明白他的性格,當他失去興趣時,一個眼光他也不願施捨給妳。」


整理多時,如有引用或複製,煩請告知,謝謝!

《上一篇》

《下一篇》

短期內不做任何劇情預言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股哥(Good-go)

股哥(Good-go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3)

發表留言
  • myoutput
  • 沒在看霹靂~
    不過覺得魔王子的...
    邏輯學一定是學的非常好~
    去開班授課~
    他去當律師應該會很有前途~!!!
  • 他的邏輯豈只是非常好~
    更是讓我猶如遇到知己一般的興奮!!!
    其實失路英雄追尋正義的那些對白,曾是困擾我許久的問題
    武君羅喉的對白,也似是哲學家在探討真理
    現在的布袋戲融入新時代的一些觀點
    真的是相當令人讚賞啊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27 08:03 回覆

  • 6D大力金剛館
  • 嗯,桃子喜歡布袋戲!

    呵,看了萬年春之後,桃子就看不下去了,頭好暈

    不過,股哥的細心用心貼心,讓人很感動在心唷!~
  • 沒關係~有空再慢看即可~

    這些是留給自己做紀念跟記錄的

    所以是對自己細心與貼心,先讓自己感動一下嘛~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27 08:04 回覆

  • 欣悅
  • 沒看過布袋戲 不過對話相當吾來 吾去
    有點不習慣捏
  • 用台語唸就是啦~

    依妳的國文水準,「吾」也只是小菜一碟啦~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27 08:12 回覆

  • 騎士石頭城
  • 魔王子.......滿有趣的

    你給了我靈感 我也來發發布袋戲文.....
  • 哈~敢情學長也有在看嗎?^^
    個人是認為像著名的港劇、日劇、含劇會更有觀眾喔~
    包括熱門嘔像團體之類的~~~
    但我見過養站最快的,幾乎都是美女圖的~!@#$%︿
    像我之前貼美女圖,很快就破百了~
    所以我很不喜歡寫文就是這樣
    不管文筆再強!只要人家有美女,甚至明星露點走光......
    就會擠滿觀眾~
    唉~淫慾與八卦始終來自於人性啊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27 08:26 回覆

  • 祈★
  • 羅喉也好,失路也好,魔王子也罷,這些都是融入新時代的觀點與元素,足以吸引更多年輕的戲迷加入,尤其是魔王子,能把歪理講得似真理讓人無法反駁,這才是說話的藝術啊~

    所以面對其他對手批評霹靂不夠傳統,不符合其父忠孝仁義的劇情,動畫太多(事實上他們也都在用),我只能說墨守成規故步自封只會流失更多的戲迷,讓傳統走入歷史,畢竟幾千集以來的劇情如果都是換湯不換藥的老梗誰要看?傳統也需要注入新血啊~~~更何況霹靂近來的操偶技術屢屢讓人讚嘆不已,霹靂加油啦~~~~
  • 魔王子的話,真的是歪理嗎?其實我並不認為~^_^
    尤其是在社會滾了那麼多年之後,看了許多沒天理的真相
    他所說的許多話,卻是我心中所能認同的真理
    否則,我絕對不會特地去整理出來
    至於操偶技術,光是海天決的拳掌交擊
    便已是無敵創新、效果百分百了!不是嗎?
    下次妳可以將魔語錄中,妳所認為的歪理讓我知道一下嗎?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28 00:58 回覆

  • 祈★
  • 是不是歪理要視情況,同樣的一句話在不同的場合當然會有不同的詮釋。沒追劇就文字意義看來的確是真理啊!如果PP出羅喉和魔王子語錄我一定買XD

    但不分場合最歪的該是以下這句吧:

    你始終不肯原諒吾,難道寬恕不是美德,只是故作大方,只是妄想用得到的補償代替傷害?這種思想太邪惡了,吾不能接受,吾是那裡作錯了?不夠誠懇,不夠誠意,你們是如何判斷誠懇與誠意?

    這種強迫受害者原諒加害者的作為,跟人權團體的某議題很像^^"
  • 不必買了~來我這看就有啦~哈~
    至於人權團體是否用歪理~ㄟ~這~很難講捏~
    可是妳提出的這一段話呢...在法院或是調解委員會,可是時常上演的戲碼喔~
    我們常常無法原諒別人,一如別人無法原諒我們的過失
    但我們卻又一再強調寬恕是種美德
    可要是我們一再吞忍的寬恕,卻換得別人的軟土深掘
    或是我們已經一再認錯並改過,但別人卻堅不寬恕
    到底該寬恕他人?還是奢求他人之諒解呢?>_<"
    妳過年回台中嗎?呵~台北冷颼颼呢~
    偶受傷了~只好待在中和哪也不能去啦~嗚~~~
    記得早點寫22、23觀後感嘿~晚上再去妳那迴響迴響~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28 18:10 回覆

  • 祈★
  • 其實講明了,我說的就是廢死議題啦,廢死團體強迫受害者家屬原諒加害者,不是跟魔王子詭辯的言行有點相似嗎?

    至於寬恕本就不該強求,認錯甚至贖罪本來就是一廂情願之事,只是對曾經做錯的事付出代價和補償,一如嘯日猋對惜夫人,他並不敢奢求惜夫人的原諒,始終默默付出,就算再怎麼憎恨,惜夫人最後還是被嘯日猋的行為感化,原諒了他,這才是請求寬恕真正的意義啊。

    我本來就在台中啊,所以每年過年都不需要舟車勞頓跟著擠返鄉潮:D
    股哥要加油趕快好起來喔,才可以和親愛的家人一起吃團圓飯~

  • 關於Face的問題~嗚~剛還在處理臉上的傷疤~
    喔~是廢死的問題喔~其實很簡單啊~
    把一堆廢死團體、法官、檢察官和立委的子女抓去先姦再殺、再姦再殺的
    問題就解決了。
    這社會沒同理心的人太多了,不管是廢死團體或是恐龍法官...
    下次我心血來潮再寫一篇來娛樂大家好了~
    突然發現我跟卓別林很像,哈~
    哇~被妳騙了~妳plurk上寫說是台中人,但住台北
    我原本還在想說怎麼跟我完全相反:我是住台北,但公司在台中~
    過完年後,每週大約會有一半時間在台中了~
    台中天候真的是比台北好太多了!妳真是幸福啊!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1/28 21:43 回覆

  • 風吹山腳下
  • 看了一下,魔王子這傢伙應該跟我是好朋友!
    都怪我懶得追新,都慢慢看電視播的~
    現在刀龍傳說剛完,正要進入龍戰八荒而已~哈!

  • 我就說啦~魔王子就是我,我就是魔王子~哈哈哈~

    果然咱們是兄弟啊~那~我應該叫你為恰金嗎?^^

    不必追新啦,慢慢看就可以了~

    但重播時間很不適合我~只好追新嚕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2/05 20:31 回覆

  • 喂
  • 還不錯
    挺經典ㄉ
    也好可愛
  • 好可愛?!這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2/11 11:49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我複製去囉 :)
    謝謝你的整理

    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monday0627
    如果可以 能取自片段貼在文章上嗎?
  • 可以啊~

    我只是提供給大家一起分享之用~盡量拿去用唄~~~

    註明引用處即可囉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2/25 23:54 回覆

  • 色女小米
  • 幸會了......魔王子!

    小女子色米,久仰大名....這廂有禮了!!!
  • 哇~何時變降有禮來著?!驚!!!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8/13 22:54 回覆

  • 音樂萬萬歲!
  • 字太多,只能注意看藍色部份,嗯!!
  • ^^
    要對布袋戲很有興趣的
    才會有耐心看完~
    所以看藍字已經很不錯了喔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8/14 16:52 回覆

  • 色女小米
  • 魔王子:「讓善良的種族引發仇恨,就好似引誘節婦失貞,更有一種敗德的淪喪美感。」

    魔王子此言....不知為何有讓人拜讀聖經之感呢~

    受教了~~~魔王子
  • 這些話可不是我說的喔

    我是節錄自布袋戲的對白而已

    妳要拜讀的 應該是慾女性經吧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8/15 09:3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