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集—棋差一著

火宅佛獄、墮落天堂

劍之初:「交出解藥!」

魔王子:「解藥?你想要解藥?為了玉辭心?她跟你是什麼關係?你為何想救她?啊~吾有很多很多的問題、很多很多的疑問,但是吾一點也不想知道答案。」

赤睛:「你不用自問自答,浪費時間。」

魔王子:「吾要的答案只有~你肯為她死嗎?」

劍之初:「嗯~」

魔王子:「你愛上她了!難怪,這麼出色的女人,連吾也心動!」

劍之初:「就算只是朋友,劍之初也不會坐視你的傷害。」

魔王子:「那如果是慕容情,你也願意為他死?」

劍之初:「會!」

魔王子:「赤睛,是吾的錯覺嗎?方才好像有瞬間的遲疑~」

赤睛:「吾不表意見。」

劍之初:「你的話太多了!」

赤睛:「吾贊同!」

魔王子:「總之,你愛她,就讓吾這樣判定吧。但愛是什麼?虛無飄渺的東西,你如何證明它的存在?用生命?那,如果有一顆藥,只能救你與她其中一個,你會救誰?這個問題古老而直接,吾能在你的身上找到答案嗎?」

劍之初:「你想怎樣作?」

魔王子:「現在局勢對吾有利不是?但是吾很寬容,非常寬容!吾願意給你一個機會,接下解藥與蛾空邪火。當然,你不能運功抵禦,然後,你就可以走了~」

劍之初:「可以!」

魔王子:「呵!蛾空邪火並非以死為傷害,而是以死為救贖,死前宛如五臟俱焚的痛苦!嚴格講,從沒人死在這一招之下,他們都是忍受不了這痛苦而自盡。」

劍之初:「凌虐人的邪功!」

魔王子:「為何對吾好意的提醒,還以這樣的惡意?吾脆弱的情感禁不起一絲傷害啊~」

劍之初:「先將解藥交出!」

魔王子:「拿去!」

劍之初:「動手吧。」

魔王子:「你真是守信的人,呵~呀~」

劍之初:「呃~喝~嗯~」

魔王子:「竟然壓下了蛾空邪火的炎氣,你的極心禪劍果然不凡!但是,你能支持多久呢?」

劍之初:「無須你費心。」

~~~

魔王子:「生氣了?你憤怒的情緒令吾激賞!請了,偉大的愛情犧牲者~」

劍之初:「魔王子,我們兩人的戰爭,現在才開始~」

魔王子:「太息公,派人告知集境,劍之初受傷了。」

太息公:「是!」

魔王子:「劍之初啊~這只是吾投入湖中的一顆石頭,隨後的波瀾,才是吾期待的變化~」

 

火宅佛獄、房內

~~~

魔王子:「吉時到了,今天可是吾的新婚之夜,太息公,妳不給吾一點祝福嗎?」

太息公不語。

魔王子:「嫉妒,人類最原始的心思之一,無論男女,一樣沉重!」

太息公:「吾祝你百年好合~」

魔王子:「還有早生貴子。」

太息公:「早生貴子~」

魔王子:「很好!赤睛,你也說兩句吧~」

赤睛:「希望你如願以償。」

魔王子:「這樣只有一句?」

赤睛:「希望你如願以償。」

魔王子:「還是只有一句。」

赤睛:「吾講兩次了。」

魔王子:「隨你,該去看吾美麗的新娘了。」

 

第十三集—廢字卷

火宅佛獄、房內

~~~

魔王子:「迦陵。」

魔王子:「陪吾去小妹的房間。」

迦陵:「今天,不方便!」

魔王子:「今天可是你的日子,吾為你精心準備的日子。或者,你不敢來?」

迦陵:「嗯~迦陵遵命。」

迦陵:「要吾替你開門嗎?」

魔王子:「替吾開門,何必呢?這是你的日子,吾決定將小妹許配給你!」

魔王子:「想不到吧?這是吾特地為你精心挑選的禮物,驚喜嗎?吾也是會體恤下屬的人。」

迦陵:「不可能!」

魔王子:「怎會不可能呢?小翠是吾的親小妹,難道吾真會犯下逆倫大罪?鑄下這天理不容的大錯?這是吾小小的玩笑,讓你們驚喜的玩笑,進去吧,迦陵,這是吾贈送給你的禮物,祝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。」

魔王子:「羞怯了嗎?讓吾替你開門。」

魔王子:「小妹!小妹!妳怎麼死了?怎會?!啊~」

赤睛:「台詞夠悲傷,但是要注意語氣。」

魔王子:「小妹怎會死了?迦陵,這是怎樣一回事?」

魔王子:「到底是誰忍心下這種毒手?罷了!冤冤相報終究不得了局,吾也無意追究。迦陵,好好替吾埋葬小妹!赤睛,我們離開吧,哈哈哈~」

迦陵:「喝~」

魔王子:「迦陵啊!愛也失去、義也失去,再失去那僅存的愚忠,你殘破的靈魂就再無信念支撐,你要對王動手,那是準備背叛佛獄嗎?你真要這樣做?」

迦陵:「你怎能這樣?她是你的小妹!她是你的小妹啊~」

魔王子:「是啊,那又如何?血緣,一個藉口,用來找尋最初的利用對象。因為幫助親人的人,也希望被親人幫助,所以彼此利用。仔細想想,用你微薄的智慧想想,生你的人生了另一個人,與你有什麼關係?」

迦陵:「魔王子!」

魔王子:「殺害小妹的人不是吾,你該將你一身的憤怒,宣洩到兇手身上,這才是復仇,懂嗎?」

迦陵:「兇手~我~」

魔王子:「千萬要替小妹報仇啊~」

 

火宅佛獄、樹林之內

赤睛:「你的目的達成了?」

魔王子:「呵~」

赤睛:「迦陵痛苦的模樣,讓你欣喜了多久?」

魔王子:「一瞬間。」

赤睛:「挑戰規範,崩壞道德,你的心思啊~永遠在不務正業!」

魔王子:「每一個人都有信念,吾之信念就是,摧毀他們的信念!」

赤睛:「這有什麼樂趣?」

魔王子:「你知道什麼是樂趣?」

赤睛:「不知道。」

魔王子:「這個世界太荒謬了!真理與真理相勃,箴言與箴言衝突,每一個人都沉溺在謊言,但是,除了吾,沒人瞭解。」

赤睛:「你真是惹人厭惡!」

魔王子:「不要緊,他們會原諒吾。」

赤睛:「哪來的自信?」

魔王子:「因為吾俊美無雙的臉容啊~」

赤睛:「你可以更荒唐!」

魔王子:「吾還會更荒唐~」

赤睛:「那你繼續吧。」

魔王子:「你不再阻止吾?」

赤睛:「吾也有好奇心。」

魔王子:「喔~」

赤睛:「吾想看你會成長成怎樣的怪物?好奇你宛如墜入無盡深淵的靈魂,最後會怎樣反噬你的肉身~」

魔王子:「你可能會等很久很久~」

赤睛:「或者很快就能看到那一日,沒支柱,你那空無一物的內心,很快就會崩毀。」

魔王子:「你真樂觀。」

赤睛:「什麼是樂觀?」

魔王子:「無能為力的時候,安慰自己的藥物。」

赤睛:「吾不樂觀,也不悲觀,吾只要等、只要看,像現在這樣。」

 

第十四集—悶宮殺

火宅佛獄、墮落天堂

佛獄兵:「啟稟王,慕容情在漠沙林外求見。」

魔王子:「走了愛情,來了友情,情之一字誤人深啊~」

赤睛:「讓他進入吧。」

佛獄兵:「是!」

太息公:「慕容情,嗯~此人必是為劍之初而來。」

魔王子:「太息公,廢話不用特別提醒。」

慕容情:「魔王子!」

魔王子:「語氣不對,吾性格怯弱,你可以溫柔一點嗎?」

慕容情:「魔王子~」

魔王子:「仇視吾的人啊~何事讓你紆尊降貴,親臨佛獄?身為罪人的吾,能怎樣為你服務?」

慕容情:「不用惺惺作態,吾要蛾空邪火的解藥。」

魔王子:「情,果真令人動容!劍之初為了玉辭心,你又為了劍之初。但是,劍之初以傷換藥,你呢?你不能不付出代價就要取得,那叫掠奪、那叫偷竊,那、是惡德啊~」

慕容情:「你可以用你對待劍之初的方式對待吾。」

魔王子:「吾怎忍心傷害你呢?」

慕容情:「想要什麼條件,儘管開出吧!」

魔王子:「條件?吾才想要你的條件,只要你能原諒吾,放下霓羽族的深仇,吾就將解藥給你,好嗎?」

慕容情:「別開不可能的條件!」

魔王子:「慕容情啊慕容情,你真正不容情,一點也不願留情,非要逼的吾悔恨而死嗎?」

慕容情:「除非你真有一絲一毫的懺悔,但是你沒有。」

魔王子:「你是怎樣判斷吾的懺悔?虛假的表情?矯飾的言語?吾要如何表現才算是真心?你沒想過嗎?同樣受到蛾空邪火的攻擊,為何以劍之初的功體也無法承受,你卻能安然呢?這是吾手下留情的鐵證,吾懺悔之心,日月可昭,天地共鑑!」

赤睛:「你相信天地日月?」

魔王子:「反正他們除了作見證,也作不了其他事情。」

慕容情:「你的歪理吾聽夠了!魔王子,省下你的長篇大論,直接切入重點,你想要什麼?」

魔王子:「劍之初講過,他願意為你死,你呢?你肯為劍之初放棄你微薄的仇恨,用寬容的心接待吾,用慈愛來感化吾,讓吾瞭解霓羽族的和平純善嗎?還是不會,你將仇恨看的比劍之初更重,對嗎?是這樣嗎?」

慕容情:「你不用激吾。」

魔王子:「吾只是陳述,陳述一個事實,問你自己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」

魔王子:「看見了嗎?你內心的醜陋,你要作拋棄滅族之仇的罪人,還是不顧朋友之義的無情人?啊~難以抉擇啊~說,說慕容情願意寬恕魔王子,願意放下仇恨,原諒魔王子殺害霓羽族的過失,吾就給你解藥。」

慕容情:「我~」

魔王子:「說啊~」

慕容情:「我慕容情~」

魔王子:「對!講出來!這不是很困難。」

慕容情:「我慕容情,願意寬恕魔王子,願意放下仇恨,原諒魔王子殺害霓羽族的過失~」

魔王子:「啊~一個人的活,換幾百人的死,誰說生命是等價?這樣的荒謬啊~慕容情,你背叛了霓羽族,徹底的背叛!」

慕容情:「解藥!」

魔王子:「面對一個背叛族人的人,吾怎能給你解藥呢?」

慕容情:「魔王子!」

魔王子:「憤怒了?真是不理智的行為,你是吾的對手嗎?你的憤怒能對吾起威脅嗎?收斂你虛張聲勢的爪牙,在吾的面前,你連病貓都不是,因為你沒能力,毫無能力,送客!再見!」

慕容情:「魔王子!」

赤睛:「你已經輸了,徹底的輸了!」

慕容情:「魔王子,慕容情立誓,他日定要將你碎屍萬段」

 

第十五集—怒辯空門

山洞之內

魔王子:「曉得防吾蛾空邪火的內勁,戢武王讓吾意外了。」

赤睛:「殺戮碎島的救贖,從來不是你一招能敗的對象。」

魔王子:「他的臉容,他的內力,那似曾相識的感覺~」

赤睛:「勾起你的興趣了?」

魔王子:「毫無興趣!所以吾離開了佛獄,來到苦境啊~這吾父朝思暮想的大地啊~」

赤睛:「但是你離開,佛獄就將近覆滅。」

魔王子:「戢武王不會殺太息公跟守護者。」

赤睛:「喔?」

魔王子:「四魌界有名的賢君,怎能傷害戰俘?吾不在,他連目標都沒有,委曲求全果然是避免戰火爭端的最好方式。」

赤睛:「離開了佛獄,再來你想作什麼?繼續混亂這個世界?」

魔王子:「現在的吾,失去了人生的目標,茫茫走在這個世間,雪地孤跡,何等蒼涼?赤睛,替吾找一個娛樂。」

赤睛:「吾不想造孽。」

魔王子:「這句話出自吾的副體口中,真是幽默!」

魔王子:「太息公,妳受傷了~」

太息公:「你~竟然還會關心吾?!」

魔王子:「吾當然會關心妳,畢竟妳曾是吾的女人,這之後,吾不再責怪妳~」魔王子:「吾愛妳。」

迦陵:「你在做什麼?!」

魔王子:「殺她,看不出來嗎?」

迦陵:「她是三公之一,你怎能這樣做?!」

魔王子:「三公,不過佛獄一個愚蠢的制度,你留戀這個制度嗎?迦陵,現在你就改名守護侯,而你赤睛公。」

赤睛:「別這樣叫吾。」

魔王子:「清點佛獄還剩下多少戰力。」

赤睛:「吾也不作這種事情。」

迦陵:「你~」

魔王子:「吾是魔王子,火宅佛獄代表吾。守護侯,你效忠的對象是佛獄,你僅存的美德,要在這一刻放棄嗎?」

魔王子:「收拾殘兵,好好休息,吾也是體恤下屬的好君王。」

 

第十六集—恩義、情仇

山洞之內

迦陵:「王,兵士休養已足,你何時要回到佛獄?」

魔王子:「回到佛獄,為何要回去?」

迦陵:「嗯~」

魔王子:「吾父心心念念,便是讓佛獄子民得到苦境太陽的滋潤,而今,吾這不是完成了?」

迦陵:「你!」

魔王子:「壓下你的怒氣,有一個更憤怒的人來了。」

一頁書:「六道同墜,魔劫萬千,引渡如來!」

魔王子:「仇恨,真是讓人執著啊~」

一頁書:「霓羽族之仇,今日完償!」

魔王子:「依靠你們嗎?」

燁世兵權:「還有吾!」

魔王子:「盲目的軍權主義者,要對佛獄侵略了嗎?那吾,怎能不守護自己的土地?來~」

 

山洞之內

魔王子:「所有的人都死絕了。」

赤睛:「迦陵還活著,依他能為,逃脫不是問題。」

魔王子:「他會回來嗎?」

赤睛:「會!」

魔王子:「吾可以說,真是賤人嗎?」

赤睛:「你還是他?」

魔王子:「呵~」

迦陵:「呃~」

魔王子:「果然回來了。」

迦陵:「佛獄戰將都死絕了~」

魔王子:「是啊。」

迦陵:「你~都不會心痛?看著佛獄的子民一個一個的戰死?」

魔王子:「吾很傷心!」

迦陵:「你~」

魔王子:「相信吾的話嗎?還是一點都不相信?」

魔王子:「不信的話為何問吾?信的話那繼續聽,吾,會喚出四邪諦,替佛獄戰士報仇。」

迦陵:「你不可能替他們報仇。」

魔王子:「那你要怎樣呢?背叛佛獄嗎?背叛你一向忠心的對象,背叛吾父對你的栽培,這樣嗎?」

迦陵:「你~」

魔王子:「信吾嗎?不信嗎?背叛嗎?不背叛嗎?迦陵,很難抉擇嗎?你的忠心啊~怎會這樣禁不起考驗?所謂的赤誠,所謂的死忠,你的信念如此脆弱!」

迦陵:「喝!」

魔王子:「你的信念終於崩毀了!」

迦陵:「吾~」

魔王子:「離開吧,佛獄不需要背叛的戰士,替佛獄報仇的重責大任,就交吾吧。」

迦陵:「啊~」

魔王子:「吾不想再看見你!背叛的戰士,呵~」

迦陵:「背叛的戰士~吾~吾背叛了佛獄,背叛了王,啊~」

赤睛:「好玩嗎?」

魔王子:「還不差!」

赤睛:「你想怎麼做?」

魔王子:「吾不是說了?替佛獄報仇!」

赤睛:「喔~要如何報仇?殺燁世兵權?」

魔王子:「吾愛好和平。」

赤睛:「你要讓他來殺你嗎?」

魔王子:「當吾開始算計時,吾也可以做一個智者啊~~~」


整理多時,如有引用或複製,煩請告知。謝謝!

《待續》

短期內不做任何劇情預言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股哥(Good-go)

股哥(Good-go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紫雲
  • 真是令人又愛又恨的角色~
  • 唉~賣夠共啊~
    就這樣被幹掉做肥料!!!
    就整個冷掉了說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4/14 11:07 回覆

  • 紫雲
  • 不~~魔王子跟赤晴屬性為火~我相信他們沒死~~
    我還相信南風不競一定也沒死~~XDDD
  • 呃~南風已經沒有出來的必要性了
    但也許非屍流有機會
    至於妳說魔赤是屬火,我也降覺得~
    因為這麼剛好掉進火山~
    搞不好出來後更威呢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4/14 11:16 回覆

  • 紫雲
  • 我愛南風的偏執..XDD
    對ㄚ~~我也覺得只是躲在火山療傷~~一定是~~!!哈~~
  • 對於女人而言,當然希望有像南風那般深愛自己的男人在身邊
    畢竟被愛是幸福啊~~~
    在愛情的故事裡,往往愛對於多一些的較辛苦,被愛的較幸福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4/14 11:37 回覆

  • 紫雲
  • 我有去"祈的裏意識空間"參觀~~剛好有提到南風ㄟ~(尖叫)
    那樣的偏執~那樣的氣概~我比較想要跟他一樣勇敢~~
  • ^^她的文章沒有錯字可挑喔~
    鬼靈精怪的梗也不少
    喜愛布袋戲的道友逛起來會很輕鬆自在的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4/14 16:57 回覆

  • 紫雲
  • 是ㄚ~~相當輕鬆ㄋ~~有的寫的真的超有梗~^^
    順道一題~我不注前鎮或小港~不然我一定想搬家~
    因為我不喜歡有個會招妓ㄉ人在我的區域XDDD
    那篇我無能回覆~哈~~XDD
  • 別降說啦~
    各區都有會召妓的男人
    只是那渾球這麼年輕當官就不老實
    唉~現在是小賊
    將來,就是大賊或老賊或賊精了!!!
    還對神明發誓咧!真敢!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4/15 22:16 回覆

  • 天之見證
  • 原來大家都覺得魔王子沒死阿!!可憐的慕容情,犧牲了生命一樣報不了仇。看下次魔王子再出會不會碰上香獨秀,這兩個對招看會不會帶出高潮 :P。

    現在看霹靂的感覺越來越冷淡了,現在連舊片的結尾跟新片的開始都覺得乏味了,武打的Feel也沒了。
  • 坦白說~最近一年的新角色,除了魔王子,我還真找不出別具特色的人物
    現在的劇情~!@#$唉!!!
    我已經在"祈的裏意識空間"那迴響過了,無奈啊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4/16 08:48 回覆

  • 紫雲
  • 不知道ㄟ~壞事做越大的人~都可以死不認錯(事實擺眼前)~對神明發誓(神明沒看到?)~然後有一堆忠實瞎粉絲~!!!(離題的嚴重了)
  • 不會啊~妳說得很貼切!
    但少了一個充分必要條件
    魔王子可以做這麼絕,是因為他有絕對的武力
    所以他做的壞事才會更大條
    如果他只是個小老百姓,他也可能只是炎流村裡被另一個魔物殺死的無名小子吧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1/04/16 23:16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