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商業周刊 第1180 2010-07-05

http://www.businessweekly.com.tw/webarticle.php?id=40636

製作人:孫秀惠、王宛茹 撰文者:呂國禎 研究員:鄭凱達

一場601的戰爭開打了,台灣拿自己市場去搏全球最大市場,這是貿易自由化,也是兩個國家共同市場的競爭,台灣要的不僅是中國市場,更要未來競爭力,然而第一回合,台灣卻是贏了數字,得到短利,看不到長期競爭策略。

▲挖出實利!ECFA不是萬靈丹,不是簽了就會好,重點是台灣能否看透表面利益,找出未來方向。(攝影者.程思迪)

ECFA
簽了,黃金十年來了? 總共加起來超過八百項的ECFA早收清單裡,你我不可不知的利弊得失有多少?

六月二十九日,ECFA(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)在重慶正式簽署,從這一天起,中國成為台灣第一個進行雙邊貿易自由化的大國家,兩方的貨品往來與服務業市場,將逐步零關稅與互相開放,台灣用二千三百萬人的市場換來了全世界最大的市場。

美好的未來似乎就在眼前,總統馬英九認為兩岸將進入後ECFA時期,黃金十年啟動;行政院長吳敦義更是直接說,「ECFA早收清單如此漂亮,不但不會造成失業,估計未來累積新增創造的就業人口會多達二十六萬人。」

台灣贏了嗎?高競爭力產業入選,多此一舉

從項目來看,台灣早收有五百三十九項,中國是二百六十七項,分數是二比一,台灣贏;從金額來看,台灣早收產品出口中國達一百三十八億三千萬美元(約合新台幣四千四百億元),中國銷台僅二十八億三千萬美元(約合新台幣九百二十億元),台灣將近五倍於中國。

政府用數字的懸殊對比,強調台灣獲勝,然而,台灣真的勝嗎?究竟,我們真的迎來了黃金十年的開端,還是恰恰相反,從早收清單中,看到台灣政府缺乏黃金十年策略的弱點?

要回答,首先要看:政府「衝刺」早收清單的邏輯,是否真的符合國家產業發展目標。

台灣政府爭取列入早收清單的標準有三,第一是貿易數字,占中國自台灣進口金額越高的,越有機會入選;第二是迫切需要立即降關稅,例如受到「東協加一」影響的產業;第三是透過公聽會所蒐集到的業界意見。

第一個理由乍看之下非常合理,我們能夠在中國擁有一席之地的,當然就是有競爭力的。

但再往深一層去想,既然已經有競爭力,又何必進入早收清單?


怎樣才算贏?應善用零關稅,培植新興產業

世界各國談自由貿易列早收,項目與金額都有限,不可能一開始就把所有產品都列進去,僧多粥少下,對台灣最有利的安排,應是讓有潛力的新興產業提早到中國卡位,以擊敗日本、韓國等主要競爭國。

政大經濟系教授林祖嘉說,台灣應該乘此機會讓自己要重點發展的產業打開與卡位中國市場,否則中國進一步與日、韓等亞太國家簽訂,亞太自由貿易體成形,屆時台灣產業會有被排擠與邊緣化的問題。

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建甫說,ECFA不是萬靈丹,台灣企業雖有活力與創新能力,但政府不替產業去爭,不清楚掌握未來台灣發展的方向與優勢產業,簽了也沒有用,要知道國際競爭就像是爬樓梯,你不趕快往上爬,別人就會追上來了,而這個對手,很可能就是中國或是東協。

也就是說,台灣的黃金十年,應該立基於下一波的優勢產業,換取全球最大市場。

馬英九總統在就任兩週年提出「六國論」中的創新強國、文化興國、環保救國等目標,也提出六大新興產業,如生物科技、綠色能源、醫療照護、文化創意等。涵蓋了台灣目前頗有潛力的半導體、光電與太陽能產業,如LCDLED,及具前瞻性的電動車產業,政府要扶植這些產業升級,往節能、高效能以及潔淨能源發展,達到產業轉型與節能減碳的雙目標。

既然如此,我們更應該利用零關稅優勢,去培植這些新興產業的優勢,一舉拉高與其他國家的競爭門檻。

可惜的是,談及開放新興產業,例如光電面板、太陽能等,中國連機會都不給台灣,經濟部工業局局長杜紫軍說,大陸就是不談。

但談判就像是你正在跟建商買房子殺價,如果你價錢還沒談定,卻趕著發出請帖,說今年六月底一定要慶祝搬新家,而且建商還有你的請帖,試問對方會乖乖讓你殺價嗎?同樣的道理,我們的ECFA就是早早設定了簽訂時間,為了在期限內完成,只好遷就別人。

也因此,台灣最重要的產業政策目標,在這次談判中看不到成果。而洋洋灑灑的早收清單,還隱藏了一些大家沒注意的秘密。

解密一:眾多項目純粹衝數字,實質優惠小

攤開清單,金額最高的是石化,總共有八十八項,總金額高達五十九億美元以上,光這一筆,就是我們開放給中國總金額二十八億六千萬美元的一倍以上。

好像是我們佔了人家便宜?別高興得太早。先查中國目前對這些產業課徵的進口關稅:航空煤油一%、丙烯一%、二甲苯二%、氯乙烯一%。

試問從原本一%到未來三年內降到零,對台灣幫助有多大?其實不大。台灣區石化公會總幹事謝俊雄就公開表達強烈不滿,他說銷往中國最大量的五大通用塑膠、三大合成纖維原料沒有納入,而獲准開放降稅的項目根本就無濟於事。

台灣智庫董事長陳博志形容,這就像是已經要跟人海誓山盟了,才發現要的鑽戒上面不是鑽石,而是玻璃珠。

石化產品八十八項中,勉強只有一項算是爭到了好處,那就是聚丙烯(PP),PP原來關稅約六%,但中國會允許給台灣零關稅優惠,原因是中國已經先給新加坡等東協國家零關稅優惠了。

衝帳面上數字好看的,還有總項目高達一百零七項的機械產品、汽車零組件、電子、電機產品以及水泥等。其中電子電機產品因享有外銷退稅,關稅本就是零,電電公會副理事長鄭富雄去年曾公開說,台灣早就簽資訊科技協定,電子產品目前關稅幾乎等於零,所以ECFA 簽不簽,根本沒有影響。

機械業高達一百多項,但仔細看內容,紙處理機、印刷機、橡塑膠加工機等,都是台灣外銷走下坡的產品,而台灣機械業真正強項的產品,如工具機的切削中心並未列入。馬英九友人、鉅茂精密機械董事長賴清基在早收清單出爐後說,非常感謝馬英九。說穿了,只是句客套話。我們問台灣區工具機暨零組件公會總幹事黃建中,他說:「我現在非常難過、非常沮喪。」因為中國不僅擋住台灣的優勢工具機,去年更花了超過新台幣一千億元,輔導本土工具機業者,台灣將面臨大陸嚴酷的競爭。

所以,一百零七項的機械產品剛好跟石化業搭配,一個讓項目變多,一個金額好看,實質上的意義不大。

解密二:關鍵原料給中國,恐使產業外移

翻開政府的台灣未來產業發展藍圖六大新興產業,其中的綠色能源產業布局,把光電產業列為重點基礎,然而從早收清單中卻發現,光電的關鍵零組件開放給了大陸,面板等產業卻被阻擋,不僅產業聚落無法成形,甚至可能整個外移。

早收清單中有一項是玻璃基板,這正是面板業重要零組件,也是構成產業聚落不可或缺的原料,這一次早收把這個關鍵原料開放賣到了中國,政府的理由很簡單,可以吸引外資來台灣投資,蓋玻璃基板廠。

問題是,面板廠沒列入早收,不能靠關稅優惠跟日、韓競爭,特別是中國正好頻向台灣面板廠喊話,希望去中國設廠。這樣一來,不是等於變相鼓勵面板廠外移去大陸才能具備優勢?

杜紫軍都坦承,現在台灣面板廠有非外移大陸不可的壓力。

等到面板廠都去了中國,又笨又大的玻璃基板當然也要跟著去中國設廠,屆時政府又要怎麼吸引外資? 這環環相扣,一環沒到位,就可能全盤皆墨。

除了面板,石化業也有類似狀況。檢視中國開放台灣石化產業,可以看到三個清楚邏輯:第一是關稅極低,開放與否影響不大者,拿來充數;其二是台灣廠商真正需要優惠的不開,如聚氯乙烯或苯酚,第三就是台灣有關鍵技術的,則開大門引進給大陸用。

列入早收的關鍵技術之一,就是聚甲基丙烯酸甲酯(PMMA),它有個人盡皆知的俗稱叫壓克力。這東西拿來做廣告看板,可以很便宜,但在台灣人手中就不同了,它變成了LCD以及新的LED TV的導光板,成了光電產業的重要零組件原料。

今年因為更省電的LED背光電視受到歡迎,市場除了LED晶片短缺,PMMA也是供需吃緊,捧著大把錢也未必買得到。所以能做好這項產品的廠商,根本不用擔心市場競爭不過人家,因為光生產就來不及了。

生產導光板的輔祥公司發言人荊國泰說,輔祥用PMMA由轉投資子公司生產,目前產量光供應輔祥自用就不夠了,根本不需要外銷,而且PMMA缺貨到讓導光板也缺。

其二是聚碳酸酯(PC),這是一個生產難度頗高的塑膠原料,需要複雜的原料供應鏈,投資金額又高,因此全球主要生產者是歐洲的拜耳(Bayer)與日本的業者,台灣則有台塑集團與奇美實業生產。

聚碳酸酯高階的可以用來做眼鏡的鏡片、DVD光碟片,甚至是手機的觸控面板。聚碳酸酯跟PMMA板一樣都是光電產業的重要原料,今年以來價格也是不斷上漲,卻開放去了大陸,協助中國產業。

反過來說石化業者很希望中國比照給新加坡出口苯酚到中國的優惠,一樣列入早收之中,但最終中國還是沒給。簡單的說,簽ECFA,台灣石化業拿到的優惠,還不如新加坡。

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國家經濟研究院研究員說,人家(指大陸)開放的,都是有策略性的發展中產業,台灣卻看不出策略。

中國商務部在六月二十二日公告,自今年七月十五日起,取消包括部分鋼材、有色金屬加工材、化工產品、塑料及製品、橡膠及製品等在內的四百零六個商品的出口退稅。

解密三:污染產業大豐收,變相幫中國減碳

中國商務部對外的說明是,這一次調整主要是為了控制高耗能、高污染產品出口,確保節能減碳目標可以達到。

但這一次兩岸早收清單卻出現,中國已經不鼓勵的高耗能高污染產業,台灣卻把它列入早收清單之中,包括鋼鐵、水泥與金屬製品等。

也就是說,高污染高耗能的,中國寧可犧牲其外銷競爭力,也要努力達到減少污染與二氧化碳排放。台灣卻藉ECFA要衝刺外銷。

平心而論,台灣鋼鐵產業確實有競爭力,雖然把鋼鐵上中游產品列入早收清單,可以正面解釋為供應大陸台商原料,但也等同於台灣出口原料協助中國發展工業,卻把污染與二氧化碳留在台灣。事實上,這次開放之列的原料如鋼捲、不鏽鋼,再進行二次、三次加工,就能形成毛利較高的電腦或手機機殼、手工具如扳手等。

既然已經造成大量二氧化碳排放,我們的策略至少應該同時要求讓這些深度加工之後的產品,也列入早收清單,讓鋼鐵產業創造出更高的附加價值,而不是只鼓勵出口初級產品去大陸。

很明顯,這也是忽略了馬英九說的黃金十年減碳救國的長期策略目標。再一次在項目與金額的表面數字上,台灣迷航了。

當然,一份高達五百多項一百多億美元的早收清單,不能說是一無所獲。

解密四:部分利基產業爭對了,但比重低

利基型產業像是紡織原料與特用紡織品,台灣具備非常強的整合與研發能力;自行車、運動器材、醫療器材、手工具與機械零件等,台灣都是全球數一數二,具備非常強的競爭力。降稅對這些產業實質幫助大,有助於競爭力,也才是台灣真正在早收清單中得利的產業。不過,這些產業占兩岸貿易比重偏低。

總結來說,兩岸攻防誰佔上風?

中國口口聲聲讓利給台灣,甚至在最後關頭讓工具機與石化產業列入,好似給了台灣天大的好處。其實,中國在談判過程中是精打細算,負責產業項目談判的杜紫軍這樣描述談判過程,「對方派來都是技術官員,都站在自己產業的立場,該爭的一個沒放過,該守的一個也沒讓。」

打贏下一戰!後續談判,應主攻長期產業策略

杜紫軍坦承,最後一刻中國同意台灣把工具機納進來,但台灣工具機最強的兩個產品:切削中心與立式車床,並沒有列入早收,因為中國把工具機列為重點扶植產業,不願意開放主要市場跟台灣分享。

所以即使馬英九一再希望把工具機列入早收中,經濟部也遵守長官指示,爭到最後一刻,但在中國技術官員面前,答案是:不讓就不讓,總統來了也免談。

最後要問,我們到底拿了什麼?杜紫軍說得明白:「就是眼前的利益。」也就是在「東協加一」威脅下,台灣亟須守住的利益。

至於產業轉型、吸引外資、節能減碳等攸關產業方向與發展策略,更高遠的目標,都未能達到。而這部分,才是影響台灣未來十年的關鍵。

當然,ECFA早收清單是前菜,後續還有長達十年的談判與開放,但可怕的是,陶醉於表面數字的心態,不敢說出實情,告訴大家優勢產業被排擠了,策略產業未入列。

想要讓ECFA創造台灣的黃金十年,我們政府需要亡羊補牢,勇敢面對早收真相,在後續談判中為台灣未來爭取發展空間,才是現在應該立即做的事。

創作者介紹

股哥(Good-go)

股哥(Good-go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2sc
  • 分享對ECFA的看法

    不好意思,來這裡野人獻曝~分享對ECFA的看法
    http://blog.udn.com/ssilvch/4250393

    歡迎您光臨指教!
  • 您的文章真的很棒!
    有條不紊地陳述,
    觀點邏輯清晰!
    弟將撥冗再多欣賞版主其他大作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0/08/01 23:57 回覆

  • news0056
  • 看來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努力啊......
    如果弄個不好,產業外移會更嚴重
    希望接下來的協商政府能硬起來
    爭取更多利益
  • http://blog.udn.com/ssilvch/4250393
    這篇寫的真的很棒!
    可以去看看~~~
    但要期望馬政府硬起來?!
    等尹清楓、劉邦友案破了,
    或許有些機會吧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0/08/02 00:20 回覆

  • fam
  • 當時台灣要是完全斷絕與中國的往來 不到中國 就不會有中國快速崛起的問題了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