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杜莎

第十八集—武林掀波卜鬼錄、人戰江湖不歸途

集境、破軍府之外

~~~

燁世兵權:「你的來意應該不是為了與吾廝殺,或者現在將近覆亡的佛獄,也開始想與敵手連結呢?」

魔王子:「啊~在大戰慘虧之後,還能保住這樣的沉穩,無知與自信永遠是結果論,勝利就是自信,失敗就是無知。」

燁世兵權:「吾擁有自信,更掌握勝利!」

魔王子:「看來一次的挫敗,還不夠讓你改變無知。」

燁世兵權:「輕慢的言語,對合作並無利益。」

魔王子:「在談合作之前,吾以德報怨的偉大情操,你不該向吾說一些感激的言語嗎?」

燁世兵權:「何意?」

魔王子:「你犯吾佛獄,害死吾父,又殺害了許多的戰士,吾人在集境潛伏,卻未趁你兵敗之時出手,你說,吾是不是寬容大量的讓人感動落淚?」

燁世兵權:「這是你釋出的善意嗎?那吾受之何妨?」

魔王子:「說一聲謝吧,這不折損你的驕傲,彎的下的膝,才能跳得更高。」

燁世兵權:「嗯~燁世兵權向你致意!」

魔王子:「太虛假了!你的感激之意,連言詞上的修飾都不足夠!」

燁世兵權:「魔王子,適可而止,對你吾都有好處。」

魔王子:「那吾就收下你誠心的感謝,還有微薄的歉意,你的進犯,你對佛獄的傷害,吾代表吾父,還有死去的眾多戰士,吾~寬恕你!」

魔王子:「赤睛,吾終於體會到,寬恕是多麼虛偽的事情了~」

赤睛:「恭喜你!」

魔王子:「我們走吧。」

燁世兵權:「嗯~魔王子,你想惹惱燁世兵權?」

魔王子:「憤怒,奇妙的情感,有時讓人強,更多時候使人弱,但吾選擇原諒了你,你為何憤怒?」

赤睛:「他認為你是為了談合作而來。」

魔王子:「合作?啊~自我感覺良好的人,總是用自己的想法去測度別人,合作、合作,兩個人將雙手伸入對方的口袋,因為費心在挖空盟友,所以沒餘力掠奪別人,吾死去的父親好像也曾有一個名叫集境的盟友~」

燁世兵權:「吾從不認為你這種人,會將你父親放在心上。」

魔王子:「如果要談合作,那~吾宣告合作破局,因為你太無知!」

燁世兵權:「你是存心挑釁了?」

魔王子:「是!你有兩個選擇,在這向吾宣戰,但你當明白,在現在的局勢下與吾為敵,那是多麼無知的事情,所以吾講得沒錯,你太無知,不能成為合作的對象。」

赤睛:「如果他放你走,那就是~」

魔王子:「那就是被吾挑釁,燁世兵權,集境的軍權霸主,你的選擇左右你的命運啊~」

燁世兵權:「哈~你想打擊吾之心智嗎?魔王子,你小覷了燁世兵權,吾讓你走,而且毫不在意!」

魔王子:「你可以自我安慰,只要你能滿足自己。」

燁世兵權:「魔王子,你到底在想什麼?」

魔王子:「如果你知道吾在想什麼,請告知吾,因為吾也很想知道。赤睛,離開吧~」

赤睛:「燁世兵權,意志堅強的人。」

魔王子:「比迦陵更讓吾興趣。」

赤睛:「你要繼續?」

魔王子:「未必,吾的興趣一向很短。」

 

漠沙林

魔王子:「嗯~回到故鄉的感覺~赤睛,這就是思鄉嗎?」

赤睛:「你有過這種感覺嗎?」

魔王子:「人總是活在恐懼,恐懼改變、恐懼環境。思鄉嘛~說是眷戀,不如說是懦弱,在熟悉的地方,才能感到心安。」

赤睛:「你說是就是了。」

魔王子:「如果多兩個親人迎接,那便更加完美了。」

赤睛:「親人,用來取悅你嗎?」

魔王子:「屢敗屢戰,是不服輸的意志,還是為了自尊?赤睛?」

赤睛:「嗯~」

一頁書:「邪魔,完納你的劫數吧!」

魔王子:「吾盡量配合就是~」

 

第十九集佛、魔折翼

火宅佛獄

一頁書:「邪魔!完納你的劫數吧!」

魔王子:「吾盡力配合吧~」

魔王子:「明知是相同的結果,仍是一往無悔,毅力跟不自量力,差別到底在哪裡?喝~」

魔王子:「這遊戲索然無味~焚世烈焰~」

一頁書:「笑盡英雄啊~」

魔王子:「啊~」

魔王子:「原來,你禁制已解,呃~這是聰明,或者卑鄙?都不是,是吾愚蠢!」

一頁書:「哼!以奸制奸,以詐破詐,你覺悟吧!」

魔王子:「嘿嘿嘿~」

魔王子:「是吾聰明,是吾卑鄙,或者你也愚蠢了?」

魔王子:「這種帶恨的眼神,今日讓吾脫走,你一定非常非常遺憾~」

魔王子:「焰斬如來!」

一頁書:「千江萬流,喝~」

魔王子:「呃~」

魔王子:「要殺吾,呵~來啊,魔火噬原~」

一頁書:「天龍吼,喝~」

魔王子:「哈哈哈~」

一頁書:「陽翼,啊!」

魔王子:「如果這是你對吾的忠誠,那赤睛,你真是枉費吾之教誨了,呃~噗~」

 

火宅佛獄

魔王子:「赤睛,還沒回來嗎?」

魔王子:「冷清啊,這輝煌過的大殿,而今才該是他原本的形貌,一無所有,原本是無,最後也是無,在無之前,這雕樑畫棟都顯得虛浮了,世間哪有什麼東西是永恆存在?」

獄兵:「啊!」

魔王子:「你現在這一步很危險啊!」

獄兵:「參~參見魔王子~」

魔王子:「殺戮碎島撤兵了嗎?吾不在的時候有發生什麼事情?」

獄兵:「我~我~」

魔王子:「罷了!吾不想知道,所有的人都離開佛獄去找尋赤睛,只要讓吾在佛獄中看見任何一個人,吾就~~~」

獄兵:「是!是!我馬上去辦!我馬上去辦!」

魔王子:「明白吾的旨意,就奉命行事去吧~」

獄兵:「是!是!」

魔王子:「赤睛,你不在,吾感覺焦躁了~」

魔王子:「與吾同受多年禁錮的四邪諦,思念著自由了嗎?你們為封印吾而埋藏自己,吾得到自由了,你們仍陷落在無盡的黑暗中,你們對佛獄盡忠,卻被佛獄子民遺忘,這是何等的諷刺?吾還你們自由,你們可以選擇舔舐吾腳下的塵埃,或者勇敢的向吾宣戰,吾讓你們抉擇,這是吾之恩賞,不允許你們有第三個想法,你們要切記!切記!喝~去~」

魔王子:「吾期待你們,無論是追隨,或者是宣戰!」

 

第廿一集雷峰劫

火宅佛獄

魔王子:「這該死的賤人終於能下地獄了,方才你是這樣想的吧?充滿著喜悅與期待幻想我魔形盡碎的報應。但是,企望所謂的報應,只不過是一種廉價的美麗幻想,用來寬慰自己的憤怒,以及掩飾自己的無能。雖然這世上不管任何事情都必要付出代價,但是代價的大小往往是依能力來衡量。」說著便蹲下鄙視慕容情

魔王子:「譬如說罪大惡極的魔王子,以及不自量力的慕容情。」

慕容情:「咒血魔印…為什麼…?!」

魔王子:「吾將嘔心瀝血的作品留在邪思台,就是為了等待有緣人,想不到那個人又是你!孽緣啊!」

慕容情:「你竟然…可惡!」

魔王子:「你應該感謝吾,最少吾讓你高興快樂了這段時間,雖然有一點短,但是你知道只要記住這剎那間的幸福,那便是永恆。」

魔王子:「雖然吾總是不忍心對自取其辱的你下手,但是,同樣的遊戲玩三次已經是極限,慕容情,好好把握下一次機會吧!因為那是最後的機會了。咒血魔印在一刻鐘後會解除,不用緊張,你有足夠的時間回去求醫。」

慕容情:「魔王子,你…會後悔!呃……」

魔王子:「只有在意過去的人才會後悔,吾的眼光總是放在現在。」

 

第廿二集一念之殺

草茅之外

魔王子:「好堅毅的眼神,你想保護什麼嗎?當必須抉擇保護的對象,你又要如何呢?是救一個?還是放棄一個?」

魔王子:「快做下決定,你很快要面臨抉擇了。」

 

第廿三集善惡之間

魔王子:「聽,多虛偽的言語?壓抑心中的恐懼說出自欺欺人的詞句,謊言哪有什麼善意與惡意?本質都是因為無法承擔後果而欺騙。」

劍之初:「嘯日猋對你並無恐懼,而是勇氣。每一個人都有膽怯的時候,能可面對自己的懦弱而做出超越自己的事情,那就是勇氣。」

魔王子:「換一個說法,這也叫作色厲內荏,或者虛張聲勢,要怎麼判斷?以成敗來作決定嗎?」

………

魔王子:「算了吧!收起你的爪牙,你以為你能保護什麼?在吾面前。但是吾希望你留下來,你滄桑剛毅的眼神吸引了吾!你一定經歷了很多,或者有一個不幸的童年,一個越想忘卻卻反而更加牢記的傷痕…啊!你的父親有好好抱過你嗎?還是…抱太多太緊了?」

………

魔王子:「是嗎?你的眼神變了,交織著悔恨與痛苦!你慚愧嗎?在曾經犯下無可彌補的大錯之後,為何要這樣折磨自己?你曾對不起人,你因此自責,你也曾被人對不起,那個人卻毫無愧疚!這公平嗎?懺悔是一道枷鎖,處罰善良的人。」

劍之初:「因為聖人並不存在,我們都必須面對過錯,贖罪是為了彌補過錯,懺悔是為了提醒自己不再犯錯。」

魔王子:「懺悔,吾也對慕容情懺悔,但是他不肯原諒吾,真會記恨。」

劍之初:「因為你並非真心。」

魔王子:「怎樣判定真心?慕容情一心置吾死命,吾卻放過他三次,難道一定要吾戴上虛偽的面具,流下矯情的眼淚,屈落軟弱的雙膝,吐出滿口的謊言,那才是懺悔?」

劍之初:「你可曾付出過任何代價?你的冷笑、輕蔑,已證明你的居心!」

魔王子:「代價?所以你口中所謂的懺悔,就是讓對方得到滿足,無論是心靈或者物質上的滿足,那就叫利益交換,事後的彌補不能改變已發生的事實,寬恕是因為誠意或者是換到足夠的利益,甚至是被強加的恩惠逼得讓步。

劍之初:「但問自心,不假外求。」

魔王子:「吾相信,相信總有一天,慕容情會被吾的誠意打到真心感動為止。」

劍之初:「你質疑的東西,正是維持這個世界最基礎的規範。」

魔王子:「吾質疑的東西,正是禁閉這個世界最虛偽的囚籠。」

嘯日猋:「你來到這裡到底想做什麼?」

魔王子:「吾來的目的,閒聊而已,坐吧!放輕鬆,聽吾講話,吾會為你打開真理之門,這可是難得的機會。」

………

魔王子:「有一個問題是如吾這般智慧的人也想不通,劍之初,與吾齊名的你可以回答吾,你生存的意義在哪裡?」

劍之初:「嗯…」

魔王子:「那位有著可憐童年的人,暫且放下你無用的戒心,用你微薄的智慧思考吾之問題,說不定,你會成為吾之信徒。」

嘯日猋:「不可能!」

魔王子:「每一天、每一個人活在旁人所設下的圍柵,在出生之後就等著一步步走向死亡,你們想過這是多荒謬的事情嗎?」

嘯日猋:「所以呢?那又如何?」

魔王子:「善良是什麼?罪惡又是什麼?道德是什麼?存在又是什麼?劍之初,你能回答吾之問題嗎?」

劍之初:「善良是以仁為本,罪惡是以己為本,道德是以眾為本,存在的意義,因在而在。」聞言,魔王子鼓掌………

魔王子:「標準答案!標準卻虛偽的答案!好像愛一個人願意為他而死,所以偉大,這有什麼偉大?」

劍之初:「因為願意為別人犧牲自己最珍貴的生命,所以偉大。」

魔王子:「你的性命對吾有何意義?為什麼你為別人而死,吾卻要感到你偉大?因為弱者多而強者少,所以弱者洗腦強者,強者啊…趕緊替我們犧牲,這樣我們會永遠記得你,等你死了,我們會繼續吃好睡飽,有空時替你上一炷香…算了吧!被人記住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事情!」

劍之初:「這個問題答案只有一個。」

魔王子:「現在有一個犧牲者,他怎樣判斷他是求仁或者是求名?」

劍之初:「不重要!」

魔王子:「哦…?」

劍之初:「求仁者不在乎旁人對他的評價,求名者如你所說,被別人記住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事情,你可以不用為此感到偉大,因為也沒人指望過你犧牲。」

魔王子:「吾想也是。」

嘯日猋:「這是做人最基礎的道德問題,問這種問題,你太膚淺了!」

魔王子:「膚淺,愚夫啊…畫了一條線,再限制自己不能跨過這條線,還有什麼比道德更愚蠢的事情嗎?你感覺這個問題膚淺,是因為你從來不會深思過這為何存在?為何你要為自己犯過的錯後悔?為什麼要後悔?後悔又不能彌補,不如放下,就當作自己沒做過,這樣不是很好?」

嘯日猋:「你!」

魔王子:「再換一種說法,為何你要原諒對不起你的人?他對你的傷害已經造成,原諒他,你能得到什麼?」

嘯日猋:「吾…」

劍之初:「嘯日猋,這是你該回答的問題。」

魔王子:「吾還以為你會替他回答。」

嘯日猋:「吾…」

劍之初:「吾的答案不是他的答案。」

魔王子:「那你呢?劍之初,我們極端相反的兩個人,你出自慈光之塔,一生被道德束縛,因為無父而成為恥辱,無父有什麼恥辱的?這就是道德對你的迫害!」

劍之初:「吾從不認為這是一種恥辱,也不認為自己受到迫害。」

魔王子:「看你,謹守道德的底線,限制自己、捆住自己,吾可以說你真是一個賤人嗎?」

劍之初:「如果被人尊敬不是什麼偉大的事情,那被人輕視也不是什麼值得在意的事情。

魔王子:「吾欣賞你的信念,有堅固的堡壘才有摧毀的快感!」

劍之初:「我們本來就不是走在同一個方向。」

魔王子:「來玩一個遊戲吧。」

………便發掌在岩壁上刻上「滅佛毀道破儒障,千屍萬骸造血濤」………

魔王子:「吾將開啟真理之門,將這世界回到他該有的面貌,掙脫愚蠢的束縛,劍之初,你要證明你是對的,就來阻止吾吧。」

………

劍之初:「來一個賭注如何?」

魔王子:「賭注?」

劍之初:「現在吾無法阻止你,但是,他,可以!、便指向嘯日猋。

魔王子:「讓他打敗吾?!劍之初啊,你比吾還幽默。」

劍之初:「他是吾之傳人,你的傳人能可打敗他嗎?」

魔王子:「嗯…呵呵呵!劍之初,為了拖延吾破壞的腳步,你真是無所不用其極!」

劍之初:「你敢參與這場賭注嗎?」

魔王子:「賭注?企望以小搏大的人,才會輸的一無所有!」

劍之初:「你不敢?」

魔王子:「別想激吾,吾沒這種感情,吾之允諾取決在這個遊戲的趣味性。」

劍之初:「那你的決定?」

魔王子:「一個月後再見了,呵………」

 

整理多時,如有引用或複製,煩請告知,謝謝!

《上一篇》

《下一篇》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股哥(Good-go)

股哥(Good-go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音樂萬萬歲!
  • 傻眼,剛剛和小朋友在玩大老二,結果,椅子被桃子坐壞,當場桃子人往後倒,還好,是慢動作的往後倒,全部手上的牌,也慢慢的往4周散出去,只是,當場,小朋友被桃子的舉動嚇到,還好,桃子那個時候,並没有大叫,只是覺得,為何自己會慢動作的往後倒,所以,現在也不知要講什麼,只不過,布袋戲有些對白很好笑,也很有趣~
  • 所有運動比賽的精彩回顧都有慢動作
    我想 應該是很精彩的動作! 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2 01:01 回覆

  • 天赦罪
  • 呵~辛苦了股王子~~
  • 還有續集耶~
    喔不! 應該說是完結篇!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2 01:00 回覆

  • 騎士杯杯
  • 魔王子這麼精彩的角色為何短命?
    我想 是因為對於編劇來說 太累了
    這麼精彩的對話 他應該很快就江郎才盡了
  • 其實不至於耶
    因為坊間有好幾本這類黑色幽默或智慧語錄
    說穿了 也不過是對現實狀況最直白、最血淋淋的陳述罷了
    就像是星爺九品芝麻官、威龍闖天關......一樣
    為何讓人如此百看不厭?
    因為在許多層面而言 那就是小老百姓最真實的人生啊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2 00:59 回覆

  • 音樂萬萬歲!
  • 喔,江郎才禁??不懂意思呀??就像現在,緯來在比的,橘子熊和華義的昆蟲大戰一樣,有看没懂??
  • 緯來現在在比的是尼克對76人耶~呵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2 00:55 回覆

  • 祈★
  • 股哥真的很有心,整理出這麼多魔王子語錄!
    有些現在雖然不太記得了,不過再看到一次還是覺得很經典啊!
    三弦大人,霹靂好需要你耶!!!!!

  • 我還是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的!
    但實在是不想太趕~就一點一點慢慢來
    唉~現在的劇情 我實在不知該怎麼說才好了~
    或許霹靂需要的 是妳啊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2 18:26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音樂萬萬歲!
  • 那種味道像是,很渴很渴的時候,忽然吸到一滴小水滴
  • 很玄的比喻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4 01:45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