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之劫(魔王子殞落)

第廿五集—永歲飄零殢無傷

暗夜荒野

魔王子:「憐憫是什麼?因為期望被人幫助,所以定下了幫助別人的規則;惻隱是什麼?是恐懼這樣被人期待,所以伸出援手,潛藏在人心深處的美德,真相是這個世界最大最醜陋的利益勾結!」

~~~

魔王子:「完美啊………你的眼神連眼尾也不曾抽動!是你太瞭解吾,還是吾太瞭解你?」

赤睛:「你可以任意判斷。」

魔王子:「多謝妳幫助吾瞭解吾之副體,吾很寬容,非常寬容!因為這個原因,吾放妳走,連同霓羽族死去的眾人,將恩怨勾消。」

~~~

魔王子:「比起那名少女(飛鷺),他(鴉魂)還保有一絲希望,拯救了仇人、寄託了情感,卻遭到最無情的背叛,就算是最善良的霓羽族,她還能保持一貫的初心嗎?」

~~~

魔王子:「就算被人怨恨了又如何?怨恨是自己內心的痛苦與煎熬,別人的痛苦影響不了你的快樂。」

鴉魂:「總有一天,吾會讓你痛苦!」

魔王子:「看!他被仇恨折磨的滿心痛苦,吾還是很快樂!」

 

第廿七集如來破軍

雲鼓雷峰‧掃禪山門

魔王子:「諸相心生,佛心見佛,魔心見魔,你見吾是魔,那你…魔心已存。」

~~~

魔王子:「因果自存自在,魔之為魔,是為因果,見之當起精進警惕憐憫之心,而非退縮差別恐懼之心,懂嗎?」

~~~

魔王子:「不論佛理,便論魔理吧!」

 

第廿八集—地獄殺機

雲鼓雷峰‧掃禪山門

魔王子:「吾說了,吾是來論魔理,難道魔非眾生,雲鼓雷峰有所差別?是魔為外道,不開方便法門?」

斷業捨妄:「魔若有心,一念成佛,你,有心嗎?」

魔王子:「吾是無心。」

斷業捨妄:「既然無心,再不退下雲鼓雷峰誅魔有責!」

魔王子:「大師有心,是什麼心?」

斷業捨妄:「一心於佛,便是佛心!」

魔王子:「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,吾魔無心反成罪,大師汝之佛心卻狹窄到容不下一魔?!」

拔苦刑招:「妖言惑眾,你之無心豈能與前賢並論?你毀僧謗佛,必入無間受苦!」

魔王子:「魔尚未動手,佛反起了殺念,慢吧!一念既動,離佛遠矣!」

拔苦刑招:「好!吾等便聽你有何謬論要說!」

魔王子:「請問大師,眾生因何而生?」

拔苦刑招:「緣乃因果母,六道由之生。」

魔王子:「為何大師生有宿緣,能皈依佛門,吾卻投身魔體,邪心難拔?」

拔苦刑招:「只因業力禁錮,因而難以自拔。」

魔王子:「再問大師,魔能成佛否?」

拔苦刑招:「能!」

魔王子:「既然能,魔與大師有何不同?」

拔苦刑招:「魔有執念難解,正如你惡根深重,難以拔除。」

魔王子:惡根難拔便入魔胎,再生為魔,仍是執著,這般因因相循,如何了局?大師請助吾…」

拔苦刑招:「如何助你?」

魔王子:「這是吾之問題,大師怎麼反問吾了?」

拔苦刑招:「這…你若有心,吾自渡你。」

魔王子:「大師能渡吾嗎?」

拔苦刑招:「你想皈依佛門,自然渡你。」

魔王子:「如何渡?」

拔苦刑招:「為你剃度,從此斷慾除念,常頌佛號,身心安寧。」

魔王子:「吾來之時路上也會見到修行者。」

拔苦刑招:「哦?!」

魔王子:「此人已死,從此斷慾除念,身心安寧。」

拔苦刑招:「荒唐!」

魔王子:「再給大師一次機會,大師如何渡吾?」

斷業捨妄:「吾等不能渡你,雲鼓雷峰自有典籍數萬,勤修精進,自能渡你。」

魔王子:「吾來之路上,也會見過修行者。」

斷業捨妄:「什麼修行者?」

魔王子:「蠹蟲千萬,食冊萬千,個個是勤修精進,近日必當成佛。」

斷業捨妄:「你!以你這般賣弄唇舌,起邪見、斷善根,乃一闡提,佛也不能渡你,遑論成佛?」

魔王子:「方才是誰說魔也能成佛?你們差得太遠了!退下吧!赫…」

 

掃禪山門外荒野

魔王子:「落葉除不盡,紛紛地上影,大師,如何解決這遍地惱人的樹葉?」

帝如來:「今日掃、明日掃、日日勤掃,便得清淨。」

魔王子:「今日落、明日落、日日落葉,終究惱人。」

帝如來:「風吹屋上瓦,瓦落破吾頭,吾不怨此瓦,此瓦不自由。」

魔王子:「哈!總算來了一個對手!」

帝如來:「苦海無涯,施主,執著何必呢?」

魔王子:「無涯苦海,大師,渡吾何必呢?」

帝如來:「惡知邪慧,最是難纏!」

影音來源:http://youtu.be/HgVynCPiF84

 

第卅集—天情悟劍聲

炎流村

魔王子:「你們明明想走,為何卻不走?人啊…總是節制著自己當下的想法,總是期盼著下一秒、下一天、下一年,或者下輩子,所以才會錯過機會。

魔王子:「吾再教你們一件事情,這世上的抉擇,沒有正確或錯誤,只有運氣而已,謹記!謹記啊…」

 

第卅三集—魔中之魔

魔王子:「想降魔嘛?滿口空理的僧者。」

法丈輪王:「謗佛者,墜入無間…」

魔王子:「如果真有那個地方,那吾喜歡前往,因為只有在最深淵處,才能阻止吾之墮落。

~~~

魔王子:「為什麼來了卻沒犧牲的準備?如果真正視死如歸,那為何不慷慨赴死?」

赤睛:「他已經走了,聽不到你的話。」

魔王子:「自責,多餘的情感,逃亡的烙印將永遠留在他的心上,赤睛,身為吾之副體,你果然深深瞭解吾遊戲的規則。」

 

魔王子、赤睛站在魔王子巨像上

魔王子:「看吶,多雄偉的景象?這偉大的紀念品!」

赤睛:「只是殘缺的半成品,你就迫不及待了。」

魔王子:「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不是殘缺的?」

赤睛:「包括你的內心。」

魔王子:「吾的心是最完整的,因為它不存在,這個世上唯有無是最完美的,因為存在必將殘缺消逝。

赤睛:「你又開始了。」

魔王子:「赤睛啊…最瞭解吾的你,你看到了嗎?這壯闊的山河!這絕美的鑄造!嗯…尤其是那張臉,總有一天他們都會消逝。」

赤睛:「包括你的生命,吾的生命,時間對任何事物一樣公平,將一切帶往虛無的未來。

魔王子:「吾父啊!是佛獄傳頌的王;劍之初啊!是慈光之塔不朽的驚嘆!千萬年後這個世界會滅亡,四魌界也會滅亡,看得到的一切會腐朽,看不到的精神、名聲會被遺忘,連存在過的痕跡也無法留下,終究不存。」

赤睛:「你感覺荒謬?」

魔王子:「吾只感到毫無意義!存在毫無意義!思想毫無意義!這個世界的本質是無,被創造的一切是幻,幻終究要回歸虛無,太荒謬了!任何存在的本身就是荒謬!」

赤睛:「但是你活著,實實在在活著,這一刻,你是存在的。」

魔王子:「人總是愛問人要什麼?瞭解虛無才是本質,就知道得到什麼並無意義,歡喜、快樂、悲傷、憤怒…虛偽的情感只能駐留短短的一瞬,甚至連一瞬也沒有!」

赤睛:「吾說過,吾要看你何時將自己吞噬。」

魔王子:「你以為吾會崩潰?赤睛,吾可是擁有最堅強心智的人,因為吾什麼都不要,所以吾什麼也不會失去!

赤睛:「那一日之前,找尋你僅存的樂趣吧!」

魔王子:「赤睛,出發吧!」

赤睛:「你又想做什麼?」

魔王子:「打開真理之門,讓世人看清這虛妄的一切,讓世人有追隨吾的機會。」

赤睛:「嗯。」

魔王子:「愚昧的世人啊!做好迎接吾的準備了嗎?」

 

第卅三集魔中之魔

白鹿書院

教師:「你想做什麼?」

魔王子:「又是這種問題!怎會有這麼多人問這種無聊的問題?任何事一定要有理由、一定要有過程、一定要有結果?為何你這個腐朽的腦袋裝不下其他的東西?」

魔王子:「吾賜給你一個辯解的機會,說吧,你在教什麼?」

教師:我…我教的是忠孝節義。」

魔王子:「也就是做奴才的方式。」

教師:「你…你別亂講!」

魔王子:「忠是對君主做奴才,孝是對父母做奴才,節是對婚姻做奴才,義是對同儕做奴才,不是嗎?」

教師:「你你你…忠孝節義是人倫天性,是…是仁的體現,更是傳統的倫理,是歷史陳積下來的智慧。」

魔王子:「歷史啊…多少人連父母生日都記不住,卻要他們記住千百年前的往事,你愚昧的言論有人真心信奉嗎?有人想與你們的老師一同死嗎?」

學生乙:「別傷害我們的老師!」聞言魔王子手一翻,學生乙瞬間被火焚斃。

眾學生:「啊………」

魔王子:「我成全他了」

教師:「你…你…惡魔!惡魔啊………」

魔王子:「這就是你的教育,聽從的少,不從的多,聽從的死,不從的活,太蠢了!」

 

炎流村

赤睛:「紅狐九尾以及深流君正在加緊趕工。」

魔王子:「慧眼讀具,適才適任,吾也算是一個好君王。」

赤睛:「你沒任何動作。對於雲鼓雷峰的光華,你沒任何動作。」

魔王子:「需要嗎?赤睛,對方是佛修者,心存慈悲啊…」

赤睛:「看來對方不這麼認為,你所等待之結果出現了。」

魔王子:「那就前往致意吧。」

帝如來:「三身果報自凡根,六界因緣無了痕,善逝從來非本相,枯榮生滅盡空門。魔王子!」

魔王子:「佛者,我們又見面了,執著是苦啊…佛者相信魔之頓悟嗎?」

帝如來:「你,悟了什麼?」

魔王子:「大如為護蒼生、立地成佛,凝淵同受感召,決定承接大如渡世弘願,吾,魔王子,吾代表…雲鼓雷峰!」聞言,佛首閉目身發怒氣!

魔王子:「赤睛,吾謗佛了嗎?」

赤睛:「明知故問,這陣可是不同以往。」

魔王子:「吾明白,魔佛終究對立,無奈的輪迴,唯有…親手斬斷!」

影音來源:http://youtu.be/SkOiB0JfKg0

 

第卅五集—佛魔祭殺

雲鼓雷峰

魔王子:「你知曉為何佛修者的故事總是令人動容嗎?」

赤睛:「又要說歪理了。」

魔王子:「吾所說的是世人所見,佛修者廣佈慈悲、渡化魔邪,或者,渡化不成、大義捐軀魔啊…總是成就佛之功德,所以流傳萬世,可歌可泣的事蹟皆有魔之蹤跡。

赤睛:「想前往雲鼓雷峰就直說,何必拐彎抹角?」

魔王子:「吾能造就一個佛,便能造就第二個佛,功德無量啊…赤睛,讓世人再次見證偉大的故事。」

 

第卅六集—異數、變局

雲鼓雷峰‧掃禪山門

魔化書:「非正莫視、妄言莫聽、虛誕莫論!」

魔王子:「信仰,是一種排除異己的方式,就因佛渡不了,所以將魔驅逐,這就是你所信奉的教義,與魔同樣的手段,不是嗎?」

魔化書:「佛與魔本在一念之間。是你之選擇,將你自己往盡頭驅逐了。」

魔王子:「盡頭嗎?哈!誰的盡頭?」

 

炎流村

魔王子:「殘忍啊!妳拒絕了吾的愛意,又殘酷的想致吾死命,女人這種生物,愛的比誰都淺,恨的比誰更深。」


第卅八集—魔城密使

某村落

魔王子:「但是劍之初,你想威脅我什麼?生命?那無用的東西,終歸是破滅毀敗。其實你不能威脅吾什麼,因為吾知足,因為吾富裕的一無所有,因為吾什麼都不要!所以你根本沒有任何條件可與吾交換,而吾不同,吾什麼都有,在這個局勢,吾該怎樣讓吾歡喜,即便只有短短的一秒,吾要如何抓住這一瞬間?」

 

第卅九集—石中劍心

炎流村

赤睛:「你站在這裡很久了。」

魔王子:「赤睛,你看,這大地上的人啊…」

赤睛:「遍目所及的村莊居民都被你殺完了,你是在哪裡看到人?」

魔王子:「看來這座石像還不夠高!」

赤睛:「要吾帶你上去嗎?」

魔王子:「太麻煩了!反正都生著一樣的面孔,只有最愚蠢的人才總是逼著自己,記住那些不想記住的面孔。」

赤睛:「照你的說法,記性差的人最聰明。」

魔王子:「赤睛,吾是不是一名帶來不幸的人?在吾出生的那天便害死吾的母后難產身亡,吾…啊…」

赤睛:「語氣、神情都夠,但是你忘記了,你還曾有一個同父母的小妹。」

魔王子:「赤睛,你太注重細節了,有一個悲傷的童年,可以讓世人更加接受吾,這才是重點。」

赤睛:「你高興就好!」

魔王子:「赤睛,吾講過嗎?你實在是一名非常、非常無趣的人!」

赤睛:「吾講過了,那種東西,吾不需要。」

魔王子:「紅狐九尾呢?那一天之後,她好像很怕。」

赤睛:「看到你這樣對待魃鬼,她當然心寒。」

魔王子:「那為什麼不逃走?」

赤睛:「她不敢。」

魔王子:「想做就做,為何要膽怯?」

赤睛:「她怕你殺她。」

魔王子:「吾想殺她就會殺她,跟她逃不逃走毫無關係!這世間的人啊…總是隨時顧慮著別人的想法,而不能活出自我,這不是太可悲了嗎?如此虛擲生命的眾生!啊~惋惜吾能力有限,殺不完啊………

赤睛:「你盡力而為就好,不用太自責。」

~~~

魔王子:「赤睛,吾的耐性………」

赤睛:「終於用完了!其實你這次表現很好,已經難得的久遠了!」

魔王子:「為何要用等待來虛擲生命?轉一個方向,素還真或者慈光之塔的其他訪客,那也是康莊大道啊!」

赤睛:「隨便你。」

 

第四十集

炎流村

赤睛:「好玩嗎?魔王子。」

魔王子:「普通普通。赤睛,吾問你一個問題,是不是因為吾比別人更強更有力量,才能這樣主宰別人?」

赤睛:「你自己有情緒、有答案的事情,別問吾。」

魔王子:「錯謬啊!是他們被一種名叫道德的東西壓抑了本性,因為一旦違背了道德,就會被更強的群眾力量制裁,所以壓抑了自身的貪婪、慾望。更可悲的是,他們被這股力量壓的喘不過氣之後,卻自願成為這股力量的幫兇,再將仁義道德束縛在其他人的身上。」

赤睛:「哦。」

魔王子:「看看這世間、看看自己,多少東西是自己想要卻是不敢去取,只因道德兩字?吾,只是比天下間所有的人更透徹明瞭而已。」

赤睛:「吾對你的淑世理論沒有興趣,你還是專心備戰吧!」

魔王子:「呵!」

 

影音來源:http://youtu.be/Mt2Fty2ttQs

魔王子退場

霹靂兵燹之聖魔戰印第一集 魔之劫

炎流村

魔王子:「你們以為能奪走吾什麼?生命?哈!這世上哪有永恆,哪有不滅的事物呢?

 

整理多時,如有引用或複製,煩請告知,謝謝!

《上一篇》

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股哥(Good-go)

股哥(Good-go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1)

發表留言
  • 祈★
  • 啊~~~倫家的帝如來啊!戲路演變至此,他是第一個讓我又愛、又希望他趕快領便當的角色OHQ

    不過赤睛其實也很有畫龍點睛的效果,一搭一唱好歡樂XD
    魔王子對人性了解之透徹,可以出一本佛獄版的厚黑學了吧^^

  • 他這樣還不算是領便當嗎?
    我只知道血剎要退場時 遞乳來應該還是會再出現影像底~

    赤睛有時候其他是在跟他一搭一唱 卻又同時在唱反調
    應該說 如果沒有赤睛來點睛 魔王子獨角戲就沒那麼精彩了
    何必出佛獄版厚黑學呢? 來我這就是啦~~~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2 18:25 回覆

  • 霜葉,紅於二月花
  • 哈哈~~~我只想知道,這麼多字,是股哥一字字打出來,還是貼過來?
  • 打!用力地打!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2 18:22 回覆

  • 霜葉,紅於二月花
  • 俺佩服你^^
  • 其實整理起來真的非常累!!!
    但既然已經做第一集了
    魔王子又有那麼多箴言
    怎麼能錯過呢?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2 23:16 回覆

  • 騎士杯杯
  • 這世上的抉擇,沒有正確或錯誤,只有運氣而已

    魔王子的想法 深得我心




  • 基本上我們倆都還蠻喜歡魔王子的真理~~~哈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2 23:12 回覆

  • 天赦罪
  • 吾,天赦罪,吾代表~~吾自己~~
    推一下~~
  • 推推推推推!!!
    那我也要一個:
    吾,罪赦天,惡赦地,宇宙盡赦~吾代表~唯吾不赦!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3 11:13 回覆

  • 杜詩飲
  • 呵呵!原來霹靂布袋戲真不簡單!
    佛不一定是佛!魔不見得是魔!灰姑娘也不一定是灰姑娘!^^

    不過,小弟有個小小的疑問!看霹靂的觀眾主要年齡層是幾歲啊?
    不會一堆人看不懂嗎???
  • 不會啊~小朋友看卡通不懂對話
    還不是看得笑呵呵呢? ^^

    只不過有位特別會塑造角色特質的編劇離開了
    犘王子就註定草草收場了~~~唉~~~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3 11:15 回覆

  • 杜詩飲
  • 那一位編劇不是叫蘿琳吧~佛......地......魔

    ^0^
  • 叫三弦~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3 11:33 回覆

  • 天赦罪
  • 呵~~
    那就一起推至無間為止吧~


  • 既曰無間 如何停止?
    那就~不要停 不要停 不要停吧~~~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3 18:05 回覆

  • 天赦罪
  • 呵,所以魔王子跟赤睛至今還沒見到佛劍阿~~~
  • 可能被蒼或醫樓抓去研究了吧~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4 02:04 回覆

  • 天赦罪
  • 不要~不要~不要~
    看他們改造憂患深~~就真的優喚深了
  • 不錯了啦~
    至少沒將憂患深搞成變臉或變性
    已經市無幸中之大幸了!^^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03/15 09:30 回覆

  • 沁‧嵐
  • 請問可以借用嗎?報告需要!
    會附上網址的,謝謝!
    整理得真好!超詳細!(找完整版找超久TAT
  • 沒關係~就拿去用吧~
    如果是在自己網頁上使用 就註明出處即可

    股哥(Good-go) 於 2012/11/27 01:38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